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255章 不怀好意
  “皇上,我们到了。”赫连锦荣轻声的回头通报。
  “锦荣,从现在起应该叫我金公子,不可说错。”尽管身旁没有外人,但是不敢保证暗处没有人在偷听,一切都应小心。
  “是,锦荣知错。”赫连锦荣轻轻抿了抿薄唇,低下了头。
  “金公子,本公子饿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蓝宝宝见金凌洛有些不悦,便开口打破这僵局。
  “好,听你的。”金凌洛看向一脸清纯的蓝宝宝,心底生出一丝欣慰,也觉得自己太过苛刻了,接着扯出一个温软的笑容。
  “哇,这里还真是繁华啊,不比都城差多少呢。”被金凌洛服下马车的蓝宝宝见到这熙来攘往的街头,感慨道。
  眼前的景象一派和谐,着实看不出是黑虎口中说的那样,蓝宝宝手拿折扇一下下的敲在手心,欣赏着这繁华的街景,每家店铺门口都挂着红红的灯笼,路旁的摊位上商品琳琅满目。
  “景公子,你看下面那拉着马车的三人,面容有些生,想必是从外地来的,我们去会会他们?”一位身穿翠色缎子料的公子,在一位白衣公子身边,不怀好意的开口。
  “好啊,这个玉姚县已经好久没来外人了,正好心情有些烦躁,那他们解解闷。”那白衣公子面露邪笑微微的开口。
  随后两人一金下了楼。
  “三位公子请留步。”那人在身后喊了一声,金凌洛等人闻声转过声来。
  可随即又转了回去,陌生人搭讪还是不理为好。
  “三位公子,既然你们初到此地肯定不熟悉环境,让景某为你们带路如何。”景严不甘心的跑到金凌洛的面前挡住了金凌洛等人的去路。
  “这位公子,我们无需向导,请自重。”赫连锦荣挡在金凌洛和蓝宝宝身前,生怕此人会伤害到皇上和贵妃。
  要是一般人景严早就放弃了,可是他无意间瞥见金凌洛身上的荷包,上面绣着金丝线,他是个识货的人,知道带有金丝线的肯定是从都城过来的,那便不是一般的百姓。
  见赫连锦荣神色冷冽便没有再执意搭话,而是在金凌洛身后紧紧的跟着。
  三人来到了一家面馆,坐了下来,景严也跟了进来,伙计刚要开口喊景公子,却被景严挥手撵了回去。
  “店家,来三碗面,还有你们店里的招牌菜都上来。”赫连锦荣一招手示意伙计过来。
  “得嘞。”伙计应了一声,没多久的功夫,热腾腾的饭菜便上桌了,看着满桌的美味蓝宝宝早已忘了矜持是何物。
  拿起一个鸡腿就往嘴里塞,看的赫连锦荣目瞪口呆的,一旁的金凌洛倒是见怪不怪了,出了宫便没那么多规矩,让蓝宝宝自由些也罢。
  反正不管怎么样,在金凌洛的眼里蓝宝宝都是极为可爱的。
  就在蓝宝宝吃的正欢的时候,一个伙计被扔了进来,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着。
  “这个月的税银你们又不交,看来不给你们点教训是不行了。”一个身穿兵服的中间一人冲着地上的人大吼。
  “我们在都城的亲戚说,都城都不用交税银,为何我们这个小县城却要每月都要上缴,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
  面馆的老板是个性格直来直去的一个人,说出了别的商户想说又不敢说的话。
  “呵呵,王法?天高皇帝远,在这玉姚县,我们就是王法,哈哈哈。”
  此时这位兵将仰天大笑了起来,分外猖狂。
  “啊!咳咳。”说时迟那时快,赫连锦荣将一颗花生快速扔进那人的咽喉。
  那人挣扎了半天才缓过来:“是谁!谁这么大胆!”
  见没人回应,那人急眼了让人上前拉着老板的女儿就要往外拽。
  “爹,救我!”老板女儿对着自己的爹爹哭喊着。
  “住手!”金凌洛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几个官兵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你们是什么人,跟你们没关系你们最好别插手。”中间那位官兵走到金凌洛的桌边,威胁的语气。
  “老板欠了你们多少的税银?”金凌洛想知道,他都不知道的税到底是个什么数目。
  “两吊钱,还有上个月的一共是四吊钱。”那官兵扒拉着手指头算了算,脱口而出。
  “那金某帮他还了。”说着便示意一旁的赫连锦荣取出了四吊钱放在了桌角。
  可就在那人上前伸手之际,一把匕首插到了那人的两指之间,赫连锦荣抵住了那人的后脖颈,吓得那人一动不敢动,连连求饶:“公子饶命!”
  “统领!”身边的几个官兵想拔出剑上前,可是看这个架势又不敢贸然向前。
  “几位官爷,来来来,这钱我景某出了。”说着景严把钱放进了其中一个官兵的衣兜里。
  看见钱已经到手了,这几名官兵便收了剑,可是统领还在金凌洛手里还不能离开。
  “问你话呢!谁让你们收税银的?”赫连锦荣把刀子斜了斜。
  “慢着,我说,我说。”那人怯怯的开口:“是李大人让我们收税的。”
  “哪个李大人?”朝中叫李大人的多了去了,不知道这又是哪一个。
  “就是玉姚县的县太爷,李宝泉李大人。”保住手要紧,那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脱口而出。
  金凌洛既然知道了,是县太爷在搜刮民脂民膏,这个人也便示意赫连锦荣放了。
  一行人赶忙跑了出去,直奔县衙回去报信。
  “谢谢景公子,谢谢各位公子,出手搭救。”老板一家人跪在地上对着景严和金凌洛等人磕了几个头。
  “老板你们别这样。”蓝宝宝赶忙过去扶起了那名长得水灵的女子和老板夫妻。
  “你们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能告诉我们吗?”蓝宝宝看着已经哭成泪人的女子帮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开口道。
  “我来为大家解惑吧,本人姓景名严,可否听景某道来。”
  景严抓住机会和蓝宝宝搭话,在这玉姚县他见过的美女可不少,虽然是男子的装扮,可是景严的只觉告诉自己她是个女子。
  “哦?那请这位公子慢慢道来。”蓝宝宝学着男子的样子歪了一下头,眯缝着眼睛。
  景严心想,这个女子有点意思。
  “恩,这里的县太爷呢是个爱财之人,不只是在玉姚县,在别的郡县也有园子,听闻他是要去都城买官,所以这几天自从他上任后连连克扣百姓,征收赋税,你别看这街道繁华,其实也都是几个商户在支撑。”
  景严整了整衣襟,轻捻开折扇继续开口:“我家其实就是最大的一家商铺,不过我们的东西不是卖给百姓的,而是卖给皇上的,所以这个李县太爷就不敢对我们家做什么。”
  还挺自豪,不就是个皇商麽,不过,景严这么直言不讳想必也不是奸恶之人。
  可是蓝宝宝在听到景严说自己是皇商的时候眼睛冒着光一脸崇拜。
  “林公子还不快坐下,菜要凉了。”金凌洛见蓝宝宝还跟这个叫景严的人聊得甚欢,极为看不惯,便开口提醒蓝宝宝。
  “哦,景公子不介意请过来一同坐。”
  没想到蓝宝宝回到座位竟邀请了景严也过来,金凌洛深吸了一口气,蓝宝宝这是没看懂其实金凌洛是在吃醋吗。
  “菜凉了?伙计再去叫厨房做几个菜!”老板更不懂其中的意思了,听后吩咐再做几个菜,帮着把难缠的官兵都赶走了,那绝不能怠慢了。
  罢了罢了,既然这个景严说自己是最大的一个商户,连县太爷都要看他家的脸色,姑且听听他所说的。
  “你们是何人,为何到此?”既然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就应该礼尚往来,互通姓名,是延国的美德。
  “我们只是路过的商人,途径此地,只是看不惯这帮官兵的所做作为。”
  金凌洛轻轻捻开折扇,一支优雅的墨兰展现在人们眼前,看的景严眼前一亮,这幅墨兰笔触不凡绝对是出于大师之手。
  “金兄,敢问您手中的折扇是出自哪位大师之手啊?”现在景严不仅惦记金凌洛身上的荷包,连他手中的折扇也瞧上了,估计再就是看上金凌洛的女人了吧。
  “出自一位都城的大师之手。”金凌洛高傲的微微扬起头,这位大师说的不就是皇上自己嘛,倒是挺会夸耀自己的。
  一旁的蓝宝宝疑惑的看向两个人,一副扇面而已,还有这么多门道呢。
  “各位,景某从小就生活在玉姚县,可以给你们做向导啊。”看金凌洛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景严转身看向一脸天真的蓝宝宝。
  “不错啊,金公子,这位景公子比较熟悉这里,我们一起吧。”蓝宝宝今天是怎么了,见到这个景严公子分外话多。
  其实蓝宝宝是看景严的面容与白风止的眼眉有些相似,但是他不是妖仙只是个凡人而已,蓝宝宝想着回去见到白风止便与他讲。
  “这位林公子说的对,这里没有人比我更适合给你们做向导了,而且,倘若你想了解县太爷的事我也可以派人帮你调查如何,反正我不怕得罪他,他们还的敬我门三分呢。”景严说话间一直微笑的看着蓝宝宝。
  要不是不想过早的透露自己的身份,金凌洛才不想再这里继续听景严在这里吹嘘自己,你是皇商,我还是皇上呢,金凌洛表情平静内心波澜。
  吃好了饭,老板一直说不收各位的银两,金凌洛堂堂一国之君可不能占老百姓的便宜啊,硬是把钱给了,还多给了几个银元宝。
  “公子真是好人啊,好人有好报,公子慢走。”接到银元宝的老板一家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感谢,旁边的街坊邻居也都凑过来看热闹。
  “各位公子,景某今天就带你们逛逛这玉姚县的集市,你们今天可是来着了,今晚是我们当地一年一度的秋储节,庆祝丰收的,很是热闹。”
  景严性情并茂的说着,还时不时的拉着蓝宝宝过去看路边的小物件。
  “林公子,喜欢什么?这个喜欢吗?”景严拿起一个小老虎的木刻询问蓝宝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