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325章好尴尬的
  三个人偷摸的进入了酒店,都戴着鸭舌帽,压低了帽檐,然后还是分别从其他的门依次进入的。
  这种上了档次够五星级的酒店,跟普通的快捷酒店有很大不同,你通常只要不是手舞足蹈的进去,并且打扮装束太过离奇,工作人员是根本不会过问你什么的,进入电梯也不需要拿卡,所以在你不进入房间时,你把自己当成是个普通的客人就可以了。
  王长生来到酒店上面,低着脑袋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拿着电话边走边低声说着,前面一个房间的门这时忽然开了一下,他随即转身就走了进去。
  房间里充斥着淡淡的香气,不知道为啥,让王长生感觉特别的迷幻,卫生间里还有点雾气没散,镜子上挂着水珠,地上也有一些水渍。
  苏童穿着一身睡袍正在梳妆台前打扮着,一截白皙的胳膊,两条修长的长腿,看着王长生眼睛一阵迷糊。
  女人的房间住了几天之后,里面多少都会散发着这个人的体味,男人可能叫汗臭,女人那就叫女人味了。
  王长生“咣当”一下推上房门,看着苏童有点迷惑的问道:“你这是才起来啊?”
  苏童看着镜子根本都没回头的继续打扮着,说道:“起来半天了,懒得动”
  “不是,那个什么,你们家今天不是宴请宾客么?”
  苏童淡淡的说道:“我本来就不想做的事,他们还逼着我去做,我能答应就已经不错了,你难道还指望着我自己主动往上冲不成?时间还来得及,我稍微收拾一下,面子上给他们过得去就行了,我已经够配合得了。”
  王长生点了点头,这女人的心境现在肯定是充满了满腹怨言的,态度决定行事风格,她现在就是在懈怠和消极处理。
  “你那边准备今天就下手了?”苏童扭头问道。
  王长生说道:“我们的策略是循序渐进,一点点的渗透,务求做到不漏点滴瑕疵,不然面的被人给看出什么线索来,毕竟余家在川中简直是太火了,我们要是露馅的话,那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苏童斜了着眼睛抿嘴笑道:“听你的意思,好像有点在埋怨我没告诉你余家是什么来历啊”
  王长生缓缓的说道:“我答应你的就得办到,哪怕对方是天王老子,玉皇大帝,我也会陪你走到底!”
  苏童静静的看着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的变化,她看了半天才回头说道:“谢谢……”
  “滴滴,滴滴”王长生手机上这时发来了几条信息,他打开之后,看见的是宴会厅现场的照片。
  这是梁平平和唐昆此时正在那边,将内部的照片拍给他来看,仔细的了解下会场的实地。
  这一天的动手,其实策略很简单,梁平平和唐昆实地考察,给他勘察出现场的各种布置和设施,王长生则是呆在了苏童这里,然后找出各种下手的因素跟条件,苏童就作为内应,在去宴会厅之后出手达成目标。
  这么做,一切顺利的话,那就肯定是天衣无缝的,因为王长生,梁平平和唐昆他们三个谁也没有直接出手,始终都藏在了幕后,苏童又作为女主人之一,嫁过去的新娘子,也不会有人能怀疑她的目的,毕竟在这之前她没表现出郭任何的异样,始终对这门亲事似乎都是很中意的,连一点怨言都没有透露出来过。
  这也就是苏童的聪明之处了,一般人都很难做到这一点。
  我对这门婚事不满意,我想悔婚,但在表面上你们谁都看不出来,哪怕是我的父母在内。
  那就因为如此,之后她和余占明的婚姻当时要是出现什么问题,她的嫌疑也就不存在了,不然是肯定会被聪明人瞧出点端倪来的。
  女人要是心思缜密起来,那就实在太可怕了。
  几分钟之后,梁平平和唐昆已经将宴会厅现场所有的照片全都给拍完了,传到了王长生的手机里,两人随即抽身而退离开了酒店,直接返回了他们住的地方。
  王长生翻看着手机上的相片,始终都没有做声,从他的角度来说,想要制造点麻烦,那就得在宴会厅现场的布置上下手了,所以他需要全面了解整个大厅里任何细节,最后再来个纸上谈兵。
  苏童收拾完后也没有动弹,就坐在梳妆台前看着低头沉思,抿着嘴唇没有任何动静的王长生。
  人要是认真起来做一件事,那种感觉让人看着都是特别有魅力的,哪怕就是一个要饭的端着破碗在那要钱,只要他的态度是虔诚的,你都会觉得这人挺有味道的。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动宁静了下来,没有一丁点的声音。
  但忽然在这时,门铃就响了起来,王长生跟苏童同时抬了下头,略微有点慌张。
  “嘘”苏童比划了下,轻声说道:“没人轻易会来我的房间,除非是我父母,你躲一下”
  王长生看了眼,这是间套房,面积也不小,里面是卧室外面是一间会客室还有卫生间,除此以外就啥也没有了,要说躲的话他除非从窗户里跳出去。
  要么就是?
  王长生的眼睛落在了卧室里的床上,被子有点凌乱的铺在上面,很大的,藏一个人肯定够用了。
  “唰”王长生突然快走了几步,苏童脸色一变,有心想要召唤一声但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只得无奈的拉开了房门。
  “卧槽!”王长生躺倒床上后,翻身就将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股充斥着另类气息的味道钻进了他的被子里,不知道为啥,可能是有点错觉,王长生还隐约感觉里面有点温热,就跟人刚起来一样。
  但这还不算,最关键的是,他躺进来后就发下被子里有两件东西,布料都很少,入手的质地也不错。
  王长生就算没啥经验,也知道这两件是啥东西了。
  “唰,唰”王长生眨了眨眼睛,动作僵硬的伸手将其给攥了起来,这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身体支配了大脑。
  “太他么尴尬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