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一百零八章 笑笑早恋
  古凡一个人开车回家,这是他第一次开夜路,也是头一次在这拥堵的路上开车。
  好在一路上很多车主动避让古凡这个新手,为啥避让,玛莎拉蒂啊,碰坏了一块漆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吧。
  别说你不怕,自己正常行驶,对方碰了自己他全责,孩子你太年轻了。
  非追尾等特殊情况都有主次责任之分的,一万以下主责基本全包,一万以上你试试?次要责任你也要掏钱滴。你有保险?哎哟亲,你别闹了,保险公司嚼缠不死你,最后结果是什么?保险公司赔偿,你明年保费增加,何必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回到家中古凡换了鞋子,看着衣架上挂着的背包就知道古悦这丫头回来了。
  父母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玩着手机,妹妹应该是在书房学习吧。和父母打了一声招呼,本打算回屋的古凡被母亲孙琴叫住。
  古凡想到白天父母逼着买车找女朋友的事情,这位宗师就有一些腿软胆怯,索性找了一个借口说,“今天太累了,想洗个澡早点休息。”
  古峰夫妻二人也不知道孩子今天在外面忙碌了一天什么事情,可孩子毕竟大了,也不好多问。
  看着父母没有继续找自己谈话的意思,古凡麻溜的跑到浴室洗了个澡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正准备闭目修炼一会的古凡,听到敲门声,不由提高警惕,心中祈祷千瓦别是爸妈才好,犹豫了一下最后问,“谁啊?”
  “你睡了吗?”
  听着清脆悦耳的声音古凡长出了一口气,下床打开门,“怎么了?”
  古悦看了一眼还在客厅看电视的父母,有些做贼一样说道,“可以进去说吗?”
  看着古悦的样子,古凡心中有些疑惑,让开半个身位,让她进来。打开灯示意妹妹随便坐,自己则坐在床头柜上看着古悦。
  古悦抱着手机,双手交叉,拇指不断地在上面摩擦着,像是在做着什么心理斗争。
  古凡没有吭声,过多的询问反而会影响妹妹自己做出的决定。
  犹豫了好久,古悦抬起头,嘴唇被上腭的牙齿要出一道清晰的痕迹,“你能给我点钱吗?”
  看着妹妹,古凡皱起眉头,还记得这周送妹妹上学的时候她还告诉自己,上次给她的一万块钱还剩下4000多啊,怎么一周不到就用完了?思考了一会,他最终问道,“能告诉我你要钱做什么吗?”
  听到古凡的问题,古悦又低下了头,最后站起身子,“那就算了,就当我没有说过。”
  灯光下看着古悦的气色不是很好,黑眼圈,头发有些乱糟糟的,一看就有两三天没有好好打理了。
  古凡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给古悦转了5000块钱,“我给你转了五千块钱,至于你拿着钱干什么用我就不过问了。有什么事情不想给爸妈说,可以找我。这天塌下来,我都给你顶着。”
  古凡说这话也是怕妹妹出了什么事情,担心她在外面受了委屈,至于她要钱做什么?呵呵,他想知道还用古悦说吗?一个电话打给狼巢,让那边监控古悦的消费信息不啥都清楚了嘛。
  听到手机传出的转账信息,古悦低下头说了一声谢谢,便走出了房间。
  看着妹妹的背影,他有些担心是不是在学校被欺负了,校园欺凌时间最近新闻上没有少播。为了安全起见拨打了保护古悦的特勤队员电话,再了解学校中妹妹没有被任何人欺负也是安心不少。至于钱,他还真不在乎,今天中午不是刚收了洛天的1800多万吗?扣除给李鹏飞的600万,他还有1200多万了。
  第二天上午起床,一家人坐在餐桌前吃饭,古悦时不时的拿起手机发信息。
  孙琴敲了好几次古悦面前的碗,“吃饭就吃饭,别抱着手机聊天。”
  一顿饭好不容易吃完,看着古悦魂不守舍的回到房间关上门。
  孙琴皱眉问道,“笑笑这是咋了,从昨天回来开始就魂不守舍的抱着手机聊天,她该不会是早恋了吧?”
  古峰收拾这碗筷,看着自己的妻子,神色有些不安,“不至于吧小孩子这么小,你别瞎想啊。”
  “我哪里是瞎想啊,现在还在成熟的早,再加上社会上一些乱七八糟的书刊啊,电视啊,让他们心中对爱情已经有了朦胧的憧憬。我给你说啊老古,这可不是小事,。”孙琴不由担忧的看着古悦的房间。
  听到孙琴的分析,弄得古凡和古峰两人也是七上八下。
  想到昨天妹妹找自己要钱,自己想的太简单了,以为妹妹只要不被同学欺负就好,不行今天得和妹妹谈谈。古凡这会有些助纣为虐的感觉,“爸妈,要不晚上我送妹妹去学校,路上我和她谈谈。”
  古峰想了一下最后同意,“也行,毕竟你们年龄差不多,沟通起来不相我和你妈存在代沟,如果你谈话不行我们只能去学校和老师说说了。”
  初中的时候古凡的政治老师说过一句话,我不反对你们谈恋爱,只要不超出你们这个年龄发生的事情就好,谈恋爱其实促进你们的学习积极性。你们现在还小,对于社会还不太了解,希望你们的重心还是放在学习上。再加上十六岁出国学习的经历,在他心中并不排斥早恋,况且自己也有早恋的经历。
  只是笑笑突然找自己要钱,这就有些让古凡担心了,他有些害怕妹妹离家出走,至于什么早孕什么的根本不可能,他能看出笑笑还是个姑娘。
  古峰孙琴上班后,古凡一个人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狼巢的人保护妹妹也只是在学校外监控,学校那群五大三粗的家伙还真进不去,想通过他们了解也不太可能。
  等等,狼巢?对,可以调取妹妹的聊天记录啊,可这是不是有点不尊重妹妹的个人隐私了。“去你的个人隐私吧,万一妹妹离家出走了自己后悔都来不及。”想到这里古凡直接拨打了狼巢的电话。
  “教官,有何指示?”电话那头狼巢中的接线员问。
  “给我把我妹妹这两天的聊天记录查一下,不,通话记录,给谁打的电话我都要知道!”古凡有些着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接线员听到古凡的语气,也不敢耽搁,“三分钟之内我们会把古悦小姐的所有通话记录,以及聊天信息发到您的手机上,请接收。”
  挂了电话,坐在客厅中,古凡点上一支烟,有些着急的等待着。
  古悦的房门打开,低着头走到古凡面前,一只手用力的抓着手机,指尖因为用力过大有些发白。
  见妹妹不说话,古凡有些心虚,忐忑的看着古悦,是不是她听到自己找人调查她的聊天记录了。
  古悦低着个头,“我同学出事了,你能再借我点钱吗?”
  刚开始古凡还以为妹妹是给自己解释,可听到后面才知道妹妹又是找自己要钱的,这就让他很郁闷了,自己是银行吗?随时可以取到钱,关键是银行也要有存款才能取钱吧。
  古凡真想问一句,你朋友家里出事了,找我借钱做什么,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滴滴!”手机信息提醒,古凡看了一眼手机,“稍等。”
  走到阳台上,打开信息,大致浏览了一下手机中的内容,古凡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算是落了下来。原来真是妹妹的同学家里出事了,着急筹钱啊,不是早恋想离家出走。
  可信息后面写着邱浩喜欢穿红色内裤啥啥意思?什么乱七八糟的。古凡早就把抓邱浩的时候随口要求特勤队员审讯的内容给忘了。
  假装不知情的给古悦倒了一杯水,坐在沙发上,古凡开口问道,“昨天不是刚给你了五千吗?不够吗?”
  古悦有些不好意思,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个不怎么亲近的哥哥已经给自己一万五千块钱了,他也才回过工作没有多久,能有多少钱,可她能张口给爸妈要吗?爸妈什么脾气,绝对会劝她,傻孩子现在什么年代了,姐妹情深那都是过去时了,现在都是金钱社会,没有钱谁会搭理你。
  与其求助父母,还不如找这个不算亲近的哥哥靠谱。心里矛盾纠结了一会,古悦开口说道,“不够,她家里破产了,这点钱根本不够。”
  手指轻轻的叩这大腿,古凡摇着头,“你觉得一家公司破产了,需要多少资金补救?破产的根本是什么,你没有弄明白为何破产,一味的注入资金只是打水漂而已。”
  古悦听到这么专业的问题,有些发懵,她和朋友们只讨论的钱的问题,为何倒闭,倒闭的原因她们还真不知道。
  看着妹妹一脸痴呆像,古凡就知道她们这些小伙伴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你去梳洗一下,联系你朋友,我和她家人谈谈,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你,你不会是想找我朋友要钱吧,我答应你,以后我工作了一定还你。”古悦有些着急。
  看着自己这个傻妹妹,古凡有些想笑,谁不曾年轻,都有江湖义气,自然明白古悦想写什么,“放心吧,我在Z市还算是认识些人,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古悦不确定的看着古凡,有些不相信,他才回国多久,能认识些什么人,不会只是找的一个借口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