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陆家奶奶去世
  “诺诺,喝口水吧。”
  我睁开眼睛,王子怡拿着两瓶矿泉水站在我面前,一只手拿着一瓶就伸在我身前。
  我伸手接过水,喝了一大口,清凉的矿泉水下去,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总算是压了下去。
  “行了,我们走吧。”
  “去哪儿玩?”
  我摇着手里的矿泉水,视线在周围转了一圈,最后看向了不远处的旱冰场。
  “走吧,就去那个旱冰场里。”
  王子怡顺着我的视线看了过去,眼里闪现出兴奋的光芒,两只脚跃跃欲试。
  “哈,正好我很久没有去过了,估计都生疏了不少。”
  “那正好,我的技术也不怎么好,这次你来带带我。第一次玩摔了好多次,膝盖上面都是淤青。”
  我俩说说笑笑的走了过去,丝毫没有注意到后面那道恶狠狠的目光,以及那人紧紧握在身侧的拳头。
  “紫然,怎么了?”
  陆子豪从旁边的店里走了出来,看见自家妹妹的眼神不善,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过来询问。
  “啊?没事儿,就是担心奶奶。”
  陆紫然在回头的一瞬间扯出来一抹牵强的笑容,陆子豪自然也没有多想,他以为妹妹是真的担心奶奶。
  今天下午上课上的好好的,班主任却过来把他们兄妹俩喊了出来,说是他们父母给打来电话了,让他们请假看望奶奶。
  “没事儿,奶奶每次生病不都是挺过来了吗?我们这次去看奶奶,她肯定很高兴。”
  “嗯。”
  陆紫然心不在焉的答着话,直到坐上了去医院的车也还是一副焉了吧唧的样子。
  “紫然,放心吧,爸妈都在医院照顾奶奶,不会有事的。”
  陆子豪的手轻轻握住陆紫然的肩膀,眼神里的担忧却是盛了满满一眼,另一只手放在身侧不住地抠着身下的座位。
  陆紫然感觉到了肩膀上的湿意,她知道,哥哥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镇定。
  窗外的风景快速后退,一家又一家商店,三三两两的行人纷纷被车甩在了后面。
  “到了。”
  司机不带感情的声音响起,把兄妹俩的思绪拉了回来。
  “哦,好。”
  陆子豪付了车费,提着东西下了车,看着面前高大的建筑物,陆子豪心里直打鼓,踌躇许久,还是带着陆紫然走了进去。
  一进去医院大厅里面,一股寒意袭来,让人身上汗毛直立,陆子豪轻车熟路的上了三楼,左拐右拐的走到了一间病房前面。
  “紫然,开门,哥腾不开手。”
  陆紫然把手放在门把上面,“啪嗒”一声,房门缓缓的打开了。两人没有立马迈步进去,陆子豪的手心里渗出了一层薄汗。
  “儿阿…咳…咳咳,我…这…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我…我知道我…快不行了”
  他们听见了奶奶断断续续的说话声,还看见了跪在一旁的爸妈。
  “咳…咳…我唯一放心不下的…也就还有我的孙子孙女了,你…你以后可要让他们好好读…读书……”
  “奶奶!”
  陆子豪提着东西走了进去,强忍着眼里快要倾泻而出的眼泪,看向了奶奶。
  躺在床上的奶奶,看起来更瘦了,两只眼睛浑浊无光,脸色蜡黄。只有在听见自己心心念念的孙儿的时候才微微的动了动头。
  “来,过来……”
  病床上的老人抬起骨瘦如柴的胳膊,看向了陆子豪兄妹俩。
  陆子豪扔下手中的东西,走到奶奶床边跪了下去,抓住了奶奶干枯的手,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奶奶,我和妹妹都来了……”
  一米八几的大男孩儿趴在床上哭的泣不成声,宽阔的肩膀一抖一抖的。陆紫然咬着嘴唇站在哥哥后面,眼里一片水雾弥漫。
  “好,好……都来了……”
  另一边的父母捂着嘴不敢哭出声音来,眼睛都在看着床上的老人。
  “来了好,来了好……”
  老人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和孙儿孙女,浑浊的眼睛一闪而过的精明,嘴唇轻轻的触碰了几下,露出了一抹满足的笑容。
  陆子豪抓着奶奶的手,身体上的温度一点一点的降了下去,漫无边际的冷,那是一丝一丝拼命往里钻的冷,阴寒的冷,冷得入骨。
  “奶奶……”
  没有撕心裂肺的大喊,陆子豪只是声音极小的喊了最后一声奶奶。
  “妈!”
  抽泣声霎时间充满了整间病房里,一条生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逝在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