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番外一
  京城,辅国公府。
  罗氏再一次得到从越州来的消息,先是悠悠的叹了口气,放下手中把玩的麒麟玉璧,扶额道:“这回倒好,原指望着有人能将他留住,收几分心性,呵,谁知人留不住不说,还倒搭出去一个,哎呦喂,这夫妻俩真是一对,夫唱妇随呀。”
  这话说是调笑,却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感觉,顾二爷如何不知妻子的心思,只是有些事,人留心不留,终究还是强求不得。
  “行了,人没事就好,何必在意这些。”
  罗氏一听就是一个白眼,“你是心宽,万事随缘,我可没你那心胸。”
  眼看着引火烧身,顾二爷也是无奈一笑,道:“事已至此,木已成舟,你说这些做什么!年轻人多在外面走走,见见世面,也是好事。”
  “这话,你留着跟傅家人说去,你儿子这么拐走了人,又是姑娘家,这在外面游历,傅家的人怕是心急的很呢,要是上门来要个说法,到时候你可别装作书房有事,躲得老远,尽管将你这番话往人眼前递便是,看傅家人是怎么个接受法。”
  额···顾二爷被这一番话,怼的往一旁默默喝茶去了。
  罗氏见堵着人,心里稍稍顺畅了些,转过心思又头痛起来。
  这该怎么跟傅家人说呢!
  傅家,自傅清月失踪,方氏与傅逸文一直忧心不已,连带着傅大老爷在素兰轩都没几次好脸色,给杨氏办丧礼的事都不敢多提,唯恐一个不小心,就是一顿哭闹指责,这个时候,任谁都受不住。
  “二少爷,外面有人找。”
  底下的小厮进来传话。
  “谁呀?”
  “是辅国公府的顾三公子。”
  顾晏亭,难道有妹妹的消息?
  傅逸文连忙放下手中的书,飞奔出去,在厅里见到前来传话的顾晏亭。
  “晏亭兄,可有月儿的消息。”
  “额···”顾晏亭欲言又止,自家大哥‘拐’了大嫂到处去玩的事,他一时还不知道如何张口。
  傅逸文见此,以为出了什么事,神色愈发焦急起来,“是不是月儿出事了?”
  “不是不是。”眼见人思绪跑偏,他即刻解释道,“是大嫂找到了,她现在,和我大哥在一起呢···”
  “是嘛,太好了,那他们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在丰城。”
  丰城。
  傅逸文闻言一愣,丰城是傅家老家所在,他自然知道,只是怎么会在哪儿呢?
  “出什么事?”
  “没什么,大哥传信回来,说是大嫂身子不适,要在那儿休养一段日子。”
  “那就好。”
  “然后···”
  “然后什么?”
  眼看着伸头一刀、缩头一刀,顾晏亭也不啰嗦了,便道:“然后大哥想带大嫂去看海。”
  “看海?”傅逸文神色一惊,倒没有如顾晏亭设想的一般慌张,或是生气不悦,只是慢慢反应过来,‘哦’了一声,再无下文。
  这般反应,落入顾晏亭眼中,却让人心思忐忑起来,试探道:“那个,傅兄你没事吧?”
  “没事呀。”
  “那大哥大嫂去看海的事?”
  “看就看呗,看完海,在外面溜达一圈,还不是得回来。”
  “那傅伯母那边?”
  “我去说就是了,多谢。”
  这么一说,顾晏亭放下心来,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他才起身告辞。
  送走顾晏亭,傅逸文一转身,这才无奈的叹了口气。
  方氏那边,当真是个难题!
  至于妹妹和顾夫子去游玩看海的事,于他而言,还是能接受的,毕竟两人都不是安稳的主,平时看不出来,这一到外面,就原形毕露了。
  从那些故事就可以看出,傅清月要去外面看看的心思,简直藏不住。
  他如何看不出来。
  他是傅逸文,是傅家二公子,更是她的···二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