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六十八章 抽签前
  四人匆匆回到“落霞院”,安之杰等人早已回来了。
  午餐时,胡墨说道:“此次抽签规则有所改变。”
  众学员一愣,齐齐放下碗筷,望着胡墨,静待他的下文。
  胡墨笑着摆摆手,示意大家别大惊小怪的。
  “也没做多大的改动,往年的抽签,都是抽到哪组是哪组,听天由命,强强碰撞经常见到。”
  胡墨道:“自今年开始,抽签前,首先遴选出十名境界最高的学员,定为每组的甲位生员,然后再抽取其他位置的生员。”
  花失容听明白了,这是选出十名境界最高的学员做为种子选手,跟地球上各种赛事的抽签一样嘛,没什么新鲜的。
  “如此做法的好处,可以避免两个高境界的生员抽到一组。”
  胡墨唏嘘道:“去年,若非之杰跟玉凰学堂的沈沁被抽在同一组,两强相斗,两败俱伤,让丹阳学堂的生员检了个大便宜,我学堂也不致颗粒无收。”
  胡墨的语气平静,可谁都听得出他言语中的诸多不甘。
  安之杰道:“长教,据我所知,其他五个学堂的学员境界,大多在武生境四重以上,而凤凰城三个学堂的学员境界更是五重以上,这甲位生员,我易水学堂恐怕争不到吧?”
  胡墨点头轻叹,道:“今天上午,我们几位长教伙同凤凰学院的柯山主七人,已从六十名生员中,选出十名甲位生员。
  凤凰城的三个学堂占了九个,境界都在武生境六重以上,丹阳学堂有个武生境五重的生员也被选中。”
  胡墨盯着众人,道:“我们的突破口,就在这个丹阳学堂的生员身上,你们当中,不论谁被抽在这一组,务必死磕,拿到这个组的头名出线。”
  胡墨一字一声地道:“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众人心里一紧,看来,在来凤凰城之前,还是想得太乐观了。
  光以境界论,对方就高出自己这一方境界最高的凌玉箫两个小境界。虽然,境界高说明不了战力就强,但是,境界每提升一重,他的内力及体质就会大幅提升,形成强势压制。
  若非如此,凤凰学院为何将入选学员的境界死死卡在武生境一重呢?达不到这个最低标准,就说明你资质不行。
  一个资质不行的学员,又有何资格谈往后的发展呢?
  这世上能够越级挑战的人,真的不多。
  午餐就这样在沉闷中吃完,个中滋味,谁也说不出来。
  午后,胡墨带着众人走出“落霞院”,准备前往抽签现场,就听得后面有人叫道:“胡老哥。”
  胡墨回头看时,只见从后面的院落中匆匆走来一个老者,白衣飘飘的,行走间就像带着风一般,透发出一股俊逸地感觉。
  老者的身后,跟着十名同样身着白衣长衫的少年。
  老头走到近前,笑呵呵地道:“刚刚我才听说,原来,胡兄先前预定了‘听涛院’的,都怪闻威那小子没说清楚,否则,我也不会带着玉凰学堂的学员们入住‘听涛院’了。”
  原来,这老头正是刚到凤凰学院时,胡墨口中提到的郭庭轩,凤凰三个学堂之一的玉凰学堂的长教。
  郭庭轩嘴里说着不好意思的话语,可脸上却是笑嘻嘻地,哪有半点歉疚的样子。
  “一个庭院而已,用得着如此斤斤计较?”
  胡墨冷哼道:“你郭庭轩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龌龊事,我早就习以为常了。”
  “知道胡兄心里不舒服,我不计较。”
  郭庭轩也不生气,依旧乐呵呵地道:“去年,你我两家相斗,让丹阳的那个病秧鬼冷槐占了便宜,我心实有不甘。此次变更规则,胡兄没意见吧?”
  “只要公平、公正,什么样的规则无所谓。”胡墨不动声色地道。
  “怎么能无所谓呢?”
  郭庭轩夸张地道:“胡兄,这可是关系到你易水学堂能否出线的大问题,不可轻视啊。”
  随即,郭庭轩脸色一板,正色道:“胡兄,可别又弄得跟去年一样,灰头土脸的。”
  胡墨的脸色有些阴沉,嘴上却带着微笑。
  望了眼郭庭轩身后的十名学员,胡墨道:“我还没恭喜郭兄,此次玉凰获得三个甲位生员名额,这些年,玉凰学堂在郭兄的管理下,已有一飞冲天之势了。”
  “胡兄,你这话就有点言不由衷了。”
  郭庭轩哈哈一笑,“大家都知道,凤凰城三大学堂,论实力、教学、学员质量,玉凤学堂排名榜首,哪一年不是拿第一名?
  我玉凰学堂撑死了,也就是抢第二名的份,我知足,不贪心!。”
  两个年龄超过六十的老头,一路笑语连连,机锋不断,不知道的还道是老友相逢,互诉衷肠,却不知两人话里话外,连讽带讥的都在贬损着对方。
  花失容低着头跟秦娇走在一起。
  秦娇轻声道:“玉凰学堂的学员境界,普遍都高出我们一、两个小境,这次生员战,不好打!”
  一般境界超出三重,就很难凭借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判断境界了。
  秦娇现在是武生境四重,她能看出来,说明玉凰学堂学员境界不超过她三个境界,普遍在武生境七重或以下。
  即便如此,也不是易水学堂的学员能轻易对抗的。
  在见识了玉凰学堂学员的强大后,易水学员中的气氛充满压抑感,一路上,都默不吱声。
  抽签仪式在凤凰学院的一个小型会议厅内举行,两个学堂的人来到时,房间内已坐了好些学员了。
  胡墨进到房间内,便跟一些年长的老者打招呼,而花失容等人则坐在他身后的一排座位。
  房间不大,能坐下百十人,像极了授课的教室。
  正前方,是一块若大的光屏。
  此刻,光屏上已显现着十个人名,在这十个人名的后面,加注有“玉凤”、“玉凰”、“玉城”等字样。
  显然,这是注明这些人属于哪个学堂,方便抽签时分辨。
  而安之杰提供的六个人名,悉数在列。
  分别是玉凰学堂的吕柏青、莫阡;玉凤学堂的耿习武及段凡安;玉城学堂的姬岚和申雨生。
  而在这些名字的前面,还有个“甲”字,想来就是“甲位”生员了。而下面的乙、丙、丁、戊、己后面名字是空着的,等待抽取。
  花失容明白,这是先期选出来的十个“甲位”生员了,而乙、丙、丁等位置,是为排序准备的,也决定着出战顺序。
  据胡墨介绍,第一天的第一轮,首先出战的是甲位对阵己位,次战是乙对阵戊,第三战就是丙对阵丁。
  严格的首尾对阵,不容有乱。
  第二天的对战顺序,将是甲对阵戊,乙对阵丁,丙对阵己,依次类推,直到战罢五轮。
  当小组的每一个对手都交锋后,统计胜局定输赢。
  花失容看到最后一个叫杭友来的,后面注明丹阳,心想,凤凰城的学堂总算给来自三镇的学堂留了一丝颜面,没把这十个“甲位”生员名额全占了。
  随着各个学堂的人陆续到来,会议厅内也开始热闹起来。
  年青人义气勃发,总觉得自己老子天下第一,这会儿看着前头光屏上的名字,顿时就议论开了。
  “耿习武做为玉凤学堂的榜首,拿下这一组的头名,不成问题。”
  “据说,他跟段凡安的对阵,也是五五开,如此说来,段凡安也是那一组的头名?”
  花失容看那光屏上,耿习武跟段凡安的名字后面,加注有“玉凤”二字,显然,两人都来自玉凤学堂。
  还有一个叫苗紫蕊的名字后面注有“玉凤”字样,显然是个女孩子。
  一个女孩子能冲上甲位之例,说明她的战力确实不俗。
  “苗紫蕊虽是女孩子,可她的爆力攻击,耿习武和段凡安跟她对阵过,好像没占多少便宜。”
  “苗紫蕊算什么?姬岚可是玉城学堂的大姐大,自从登上榜首,就没下来过。”
  “玉城学堂真丢我们男人的脸,让一个女孩子占据榜首,他们也好意思?”
  “申雨生在玉城学堂境界不是最高吗?怎么就让姬岚这么个小丫头做了榜首了?”
  “申雨生对上学员五百榜不感兴趣,但人人都知道他的厉害。”
  “也就是说,姬岚这榜首有点名不符实了?”
  “谁说的?宁靖挑战过姬岚,三百招之内还能应付自如,三百招一过,就只有招架的份了。”
  “姬岚这样的女人,如此暴力,以后嫁得出去吗?”
  “汤代彤不信邪,挑战姬岚,结果被踢下演武台,半天起不来。”
  “据说,玉凰的吕柏青心仪姬岚,前去挑战,不知为何,却没有较量。”
  “不会是姬岚怕了吕柏青吧,毕竟吕柏青可是玉凰的榜首。”
  “今年选出十个甲位生员,往年那种强强碰撞的对阵再也见不到了,我早就想挑战玉凰的罗玉寒,结果,我跟他同时被选为甲位生员,自动避开了,真是可惜。”
  ......
  能低声议论的,都是对这些“甲位”生员了解的学员。
  花失容看出来了,都是凤凰城三个学堂的,相对而言,易水、丹阳、西狭三个学堂的人相对沉默些。
  易水、丹阳、西狭等三个学堂跟凤凰城相隔太远,对这三个学堂的学员一无所知,哪有评论的资格?
  再加至从偏远贫脊之地来到繁华、富庶的凤凰城,可谓大开眼界,心底里那点小自卑不由自主地升腾起来,更不敢议论了。
  最新网址: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六十八章抽签前)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