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五十五章 小蓉坦白
  皇上病危的消息瞬间便传遍了整个京城。一时间,整个京城都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毕竟,一旦换了皇帝,对百姓来说,也不是一点影响都没有。
  皇后整日在福来宫等消息,可是一连几日过去,竟然迟迟没有传来好消息。皇后叫来了王太医,质问王太医皇上的病情为何竟然有了好转。
  王太医强忍着哆哆嗦嗦的手,糊弄皇后说,毒药的发作存在个体差异,皇上可能因为原本的身体比较强健,所以延长了毒发的时间,让皇后再耐心等待几日。
  皇上一直昏迷无法上朝,朝中大臣心情各异。太子党的大臣内心里洋洋得意,只等皇上驾崩、太子继位,他们这些太子党的人就可以升官发财。保皇党的大臣坚信皇上可以康复,一直不同意太子代为处理朝政。还有一部分安王党沉着内敛,依然在观望。
  太后因为皇上的事情一病不起,但好在意识还是清醒的,每日派宫女去打探皇上的情况。得知了皇后只是在皇上昏迷的第一天去照顾了一下之后,便再没有去看过皇上,太后悲哀地叹息了一声。自古皇家多薄情,不光皇上对妃嫔薄情,这后宫的女人对皇上,更是薄情呢!
  转眼间,初十到了。
  按照新年时皇上立下的圣旨,这日是丞相府三小姐叶玉香和太子慕容浪成婚的日子。如今皇上虽然昏迷不醒,但圣旨依旧作数。于是,慕容浪和叶玉香按照原计划成婚了。虽然也算是为皇上冲喜,但由于皇宫里的气氛实在萧瑟,所以婚礼没有大操大办,一切从简,叶玉香就成为正式的太子妃了。
  丞相府借着好事成双的理由,将叶庄飞和苏紫玉的婚事也顺道给办了。
  慕容浪这个没心没肺的太子,皇上还重病在床,昏迷不醒,可是他却十分开心地迎娶太子妃,尽情享受了一刻。
  安王府。
  自从那日慕容成安深情表白之后,两人的感情进一步发展,如今已经俨然是一对儿如胶似漆的热恋情侣了。当然,前提是忽略慕容成安疯疯癫癫的言行举止。
  自从下定决心在这安王府里做一辈子的女主人,叶凌汐便对安王府进行了一次肃清整顿。
  首先,叶凌汐把安王府上上下下的规矩进行了更为细致的修正,确保下人们各司其职,既不会有人白拿工钱,又不会存在任务过度集中于某几个人的情况。
  此外,叶凌汐把安王府的下人们了解了个透彻。这一了解,叶凌汐发现,原来安王府里面,鬼很多!
  有相当一部分的下人是从宫里面调来的,有的是皇上赏赐,有的是皇后赏赐。叶凌汐有理由怀疑,这些人都是宫里来的眼线!原来她在安王府里的一举一动都毫无遗漏地会被宫里的皇上和皇后知晓!这真是太没有了!
  不过,这些从宫里赏赐而来的下人,又十分难以处理。在明面上,他们没有做任何错事,就无法把他们赶出府,更不能把他们送回皇宫。藐视赏赐,这是对皇上和皇后的大不敬。
  最终,机智的叶凌汐想出了一个合理的办法,那就是把这些下人统统安排到安王府最边缘的位置,平日里眼不见心不烦。
  在安排的过程中,叶凌汐再一次注意到了小蓉,那个把她给太后准备的礼物掉包的丫头。这些日子,小莲都有暗中注意小蓉,发现她一直老实本分地做自己的事情,没有任何异样的举动,以至于叶凌汐都快忘了她了。
  小蓉不是宫中赏赐来的丫头,而是叶凌汐嫁入安王府的时候,丞相府随嫁的丫头。对于她的主子,叶凌汐心里也有猜测。之前一直没有戳穿她,是想看看她的主子还想做什么。如今,叶凌汐决定和小蓉摊牌,正面审问一下小蓉。
  在叶凌汐软硬兼施的审问之下,小蓉很快招供,并不断求饶。如叶凌汐猜测得一般,小蓉的主子的确是叶玉珍。
  “王妃娘娘,奴婢也是被逼的,奴婢也不愿陷害王妃娘娘,求王妃饶过奴婢这一次,奴婢日后定当为王妃做牛做马,报答王妃的恩情!王妃饶命啊!”
  叶凌汐叹了口气,叶玉珍已经死了,也算是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这个小蓉,不过是叶玉珍的一把枪,也是身不由己。
  “罢了,如今叶玉珍已经死了,从前的事,本王妃不再多做计较。你且按照小莲给你分配的任务,继续在安王府做事吧。”
  小蓉没想到叶凌汐这么好商量,就这么轻易地饶过了她。要知道,因为她那次的掉包,叶凌汐可是险些丧命天牢啊!
  叶凌汐平日里在安王府中对待下人十分柔和,这是所有安王府的下人们都有目共睹的,如今又原谅了小蓉,这令小蓉十分动容。她从前真的是跟错了主子,眼前的安王妃才是最值得她跟的主子啊!
  “奴婢谢王妃饶命!王妃,其实,奴婢还有一事想禀报王妃,不知王妃,愿不愿意听奴婢一言?”
  叶凌汐本以为小蓉会道谢告退,没想到她还想说什么事。难道叶玉珍曾经还在别的什么事情上陷害过她?!
  “你说。”
  小蓉深吸了一口气,说出了一件令叶凌汐大为震惊的事情。
  “王妃有没有觉得,自从嫁给安王爷那日起,有很多记忆突然丢失了?”
  叶凌汐心下咯噔一声,小蓉怎么会知道她缺失原本的叶凌汐的记忆呢?难道她嫁给慕容成安这件事另有隐情?
  “还好吧,怎么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叶凌汐表面一副淡然的模样,实际上内心十分好奇小蓉接下来的话。她不敢露怯,担心小蓉以此敲诈她。哼哼……还好我机智!
  “王妃,其实您在嫁给安王爷之前,然不是现在的性情,丞相府里的事情,您一定不记得了。嫁给安王爷之后,您丢失了从前的记忆。这是因为,在您嫁给安王爷的前一天,丞相大人给您下了毒。”
  叶凌汐心下惊涛骇浪,但表面依旧云淡风轻。
  丞相这个老匹夫竟然给她下了毒?!什么毒,为什么她毫无感觉?!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
  “你说丞相给本王妃下毒,有什么证据?”
  小蓉连连磕头“王妃,奴婢手上没有任何证据,不过此事千真万确,是大小姐亲口告诉奴婢的!”
  叶玉珍告诉她的?!
  “叶玉珍为什么会告诉你这件事?”
  “大小姐派奴婢跟随王妃到安王府,一切听大小姐吩咐,大小姐想偷偷害王妃,所以告诉了奴婢这件事,方便奴婢暗中观察王妃。”
  “那她说过丞相给本王妃下的是什么毒吗?”
  叶凌汐循序渐进地问出了她最关心的问题,表面依旧是一脸的淡然。
  “具体是什么毒,大小姐没说,只说这毒会让王妃失去在丞相府的记忆。”
  “好,本王妃知道了。这件事,今日与本王妃说完,便忘掉吧。你明白本王妃的意思了吗?”
  叶凌汐也是个演技派的,端着王妃的架子,说出的话轻飘飘但又充满着震慑力,直吓得小蓉连连磕头表示明白。
  小蓉告退后,叶凌汐仔细分析了一下小蓉所说的话,觉得还是可信的。因为,她刚刚已经饶了小蓉,按理来说,小蓉没必要再对她说什么假话,这没有任何意义。
  况且小蓉的主子叶玉珍已经死了,她除了安心在安王府做事,没有其他更好的路。除非,小蓉真正的主子并不是叶玉珍,而是另有其人。
  叶凌汐的大脑飞速地运转,猜测着小蓉真正的主子还可能是谁。不过,想来想去,叶凌汐觉得还是说不通,不论小蓉的主子是谁,他让小蓉告诉自己丞相给自己下毒的事情,对他有什么好处呢?难道这个人和丞相有仇,想利用自己对付丞相?那他大可以编出丞相虐待她的其他事情,完不用说丞相给她下毒啊……
  叶凌汐百思不得其解,最重要的是,如果小蓉所言非虚,那她岂不是身中奇毒?!王太医给她诊了那么多次脉,从来没有提过她中了毒的事情。要么,是她根本就没有中毒,要么,是这毒太厉害、太隐蔽,就连医术高明的王太医都诊不出来!
  叶凌汐顿时冒出了一后背的冷汗……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缺失丞相府里的记忆,完是因为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叶凌汐。她不是因为中毒而丢失了记忆,而是她根本就没有丞相府里的记忆!
  穿越重生这件事本就令叶凌汐感到十分荒谬诡异,如今还出现了原本的叶凌汐中毒失忆的事情!
  从前,叶凌汐从来没有深入考虑过原本的叶凌汐的事情。
  她是怎么死的?她的魂魄又去了哪里?
  如果丞相给原本的叶凌汐下了一种会让人失去记忆的毒药,那必然不会致命。因为如果丞相想毒死叶凌汐,直接用类似鹤顶红之类的毒药就可以,没必要这么拐弯抹角。
  皇上赐婚,丞相一定是希望原本的叶凌汐可以遵照圣旨,顺顺利利地嫁到安王府,所以给她下了失去记忆的药,防止她闹出什么乱子。
  可是如果原本的叶凌汐没死,现在的叶凌汐又是怎么占用了她的身体?如果有一天这副身体服下解药,原本的叶凌汐会不会就回来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