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不堪重任
  收买这些小吏,还是极其容易的,他们其实对刑部并没有太大的归属感,更多的只是为了混一口饭吃,甚至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许多人都能够毫不犹豫的做出不利于刑部的事情。
  其实不仅是刑部,这种现象在许多地方,都是屡见不鲜的。
  当然了,陈剑儒当然不会以自己的名义去做这件事情,但身份低了,只怕那些小吏会阳奉阴违,拿钱不办事,他可不指望那些小吏能够讲究道义。
  只有让他们心生忌惮,他们才不敢耍花招。
  所以,这个合适的人选,自然就要从礼部之中选一位了。
  这个人选的身份不能太低,但也不能太高,如果太高了,小材大用是一码事,如果这件事情败露出去,只怕会影响到整个礼部,如果折中的话,那这个隐患自然也就不复存在了,到时候就算暴露,一个可有可无的礼部官员,还代表不了整个礼部,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危及一个人。
  而位列从五品的主客司员外郎,就是这件事情的上佳之选。
  果不其然,经过一番接触,并且许以好处之后,那些小吏对于此事欣然答应。
  对于这些小吏而言,哪怕只是一位从五品的官员,也是无异于一座大山的存在。
  对于对方交代的事情,他们当然不敢有丝毫懈怠。
  更何况,这件事情不过举手之劳,对于他们来说更是百利无一害,不仅能够得到对方许诺的好处,而且还能立下功劳,这般一举两得的好事,他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他们只需要按照对方的指引,事先声称意外查获了一份意图谋反的名单,然后再分别前去那些人的家里搜查,在搜查之前,他们就已经将事先准备好的东西悄然藏到了对方的家中,在一番查找之后,他们再将那件东西找出,在人赃俱获之下,对方自然百口莫辩。
  对于这般栽赃嫁祸的手段,这些小吏当然不感到陌生,甚至他们早已见怪不怪了,跟那些高高在上的权贵不同,这些事情他们可是经历了不少。
  甚至,更加高明的手段,他们也见过不少。
  就拿这次的栽赃嫁祸来说,只是最低劣的一种手段,看上去更是破绽百出。
  不过,谁让被栽赃的那些人都是无权无势呢,更不可能有人被背后为他们撑腰,被扣上了谋逆这种滔天大罪,等待着他们的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谋逆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就凭那份名单,还有查获的赃物,这件事情就已是板上钉钉了,任凭他们百般否认,也都只是徒劳。
  至于对方为何要这般大费周章的针对这些小人物,这就不是他们要考虑的事情了。
  他们只是拿钱办事,这些事情与他们无关。
  就这样,这些人很快就落入了刑部的手中。
  就算这件事情可疑之处甚多,刑部也绝对不会深究,这件事情如果结案,那就是属于刑部的政绩,反之,如果这件事情被定性为糊涂冤案,那对刑部来说,可是百害无一利的。
  在看到事情尘埃落定之后,段剑儒心里的怒火,这才终于消退了几分。
  虽然不能让陈文和亲手报仇雪恨,但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能够兵不血刃的手刃敌人,总比雇凶杀人这般落了下乘的手段要好过许多。
  事实上,这件事情给陈文和带来的影响,远比陈剑儒想象之中的还要严重许多,这几天陈文和只要一闭眼,那天支离破碎的片段,就会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挥之不去,就仿佛印刻了上去一般,让他的情绪逐渐有些失控。
  心里的怒火,也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的滋生,即将达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现在已经彻底的沦为了一个笑柄,他就算没有亲耳听到外面的风言风语,但当时在贡院之外,可是有无数人都亲眼目睹了这件事情。
  别说只是一个陈家,哪怕是朝廷都堵不住天下人的悠悠众口。
  尤其是看着那些一反常态的下人,更是让陈文和的情绪变得暴躁不已。
  在陈文和看来,那些下人分明就是迫于陈家的威胁,这才不敢将内心深处的嘲讽表现出来。
  想到这里,陈文和对那些下人就更加没有好脸色了,整个人也越来越反复无常,这让那些下人苦不堪言。
  其实他们又哪敢嘲讽陈文和,为了让陈文和不受外物的干扰,安心静养,陈剑儒对于待在陈文和近前的下人,可是经过了精挑细选的,他们又岂敢有不敬之心,这一切分明就是陈文和逐渐扭曲的内心在作祟。
  不过,陈文和倒也没有猜错,这件事情很快就得到了广为流传,在市井之间,更是被当做奇闻传颂。
  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甚至已经压过了会试一头。
  林诗茵在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是不禁哑然失笑,倒是没有嘲讽的意思,陈文和的遭遇虽然有点像是无妄之灾,但也不是完全跟他自身没有关系,哪怕是他先前稍微谦逊一些,这件事情都不会演变到现在的这般地步。
  不过,陈文和的表现,倒也在所难免,毕竟少年得志,心性之上难免会有一些不足之处。
  不是说年少得志不是好事,但寻常人都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心性,就犹如陈文和一般,心高气傲,哪怕是有朝一日便可登峰造极,但心性却仍旧不足,在面对危机之时,更是缺乏考虑,以至于酿成大祸,哪怕在事后幡然大悟,然而悔之晚矣。
  现在的陈文和,实在不堪重任,哪怕以后能够成长起来,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但绝对不是现在,如果德不配位,那带来的危害,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甚至比之那些奸佞,都会有所不如。
  幸亏陈文和无从得林诗茵的这些想法,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在还未参加殿试之前,就已经被陛下定性为不堪重任的话,那对于陈文和来说,可就真是雪上加霜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