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97章打击迭来
  林子墨就站在医院的门口,双手插兜,冷冷的看着安宁在安有宇的怀里哭成一团,手在兜里死死的攥住。
  这该死的女人……都到现在了,还不忘了情情爱爱吗?呵……可真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安有宇只是冷冷的扫了林子墨一眼,转身就走,连停顿都没有。
  林子墨眼睁睁的看着安有宇把安宁抱进车里,车扬长而去,站在原地笑的瘆人。
  安宁,既然你愿意玩,那我就奉陪到底。
  林子墨的眸子里带了几分狠厉,很快的转身离去。
  安宁到家的时候,安多多很乖巧的坐在沙发上等着,见他们两个情绪都不太好,也有些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倒了两杯温水。
  “妈妈……喝水。”安多多拿着水杯递到安宁的面前。
  安宁被这一声妈妈唤醒,愣了一下,接过水杯,一口一口的将水全部喝光,把另外一杯水也喝了个精光,她将水杯放下,一把将安多多抱在了怀里。
  安多多愣了一下,也回抱了安宁。
  “多多……妈妈现在只有你了……”安宁的声音一开始还有几分压抑,后来根本就忍不住了,抱着安多多放声大哭。
  安多多小心的拍着安宁的后背“妈妈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他一边说着,一边给她擦眼泪,动作温柔。
  安有宇安静的看着这一幕,嘴角带了几分苦涩。
  其实,她哭的这么伤心的原因,还有一点是因为林子墨吧?他们两个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不然怎么会让安宁一下子情绪就垮掉了?
  他深吸一口气,走过来,蹲下,将安宁和安多多用力抱在怀里“放心,还有我在,不会有人欺负你们的。”
  安宁哭了很长时间,一直到嗓子嘶哑的说不出话来,这才好多了。
  安多多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丝丝的不耐烦。
  “宝宝对不起,是不是吓到你了?”安宁的情绪终于缓过来了,她深吸一口气。
  安多多摇摇头“我知道的,妈妈心情不好,哭一哭就好了。”他很是懂事的拿了一片湿巾过来,“妈妈,擦脸。”
  安宁看着眼前的孩子,心里的伤痛终于算是好了一些。
  “谢谢宝宝。”安宁亲了亲安多多的额头,轻笑起来。
  对啊,她还有孩子,她不能就这么倒下。
  安勇的后事操办的很简单,安宁也是这个时候才明白,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以前和安勇交好的那些人,大半都对他们避如蛇蝎,而所谓的亲戚们,更是一个也没来。
  整个墓地,只有安宁、安有宇、安多多还有安家的管家。
  安宁将手里的菊花放在了墓碑前“爸爸,你安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带着你的那一份希望一起。”她声音温和,“经历了这么多,我可能该放下的也要放下了。”
  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等站起来的时候,眸子里难得的多了几分清澈。
  安有宇的心,微微的放下了一些。
  安多多走到墓前的时候,看着安勇的照片,微微叹息一声“外公,我会照顾好妈妈的。我才不会像你一样丢下妈妈不管。”
  安多多虽然年纪小,但事情记得很清楚。他知道是安勇把自己的妈妈扫地出门,也是他对自己的妈妈一直有偏见。
  人死了,所以他也不能说太难听的话,只能不情不愿的小声开口。
  这一天下着小雨,安有宇一直沉默的打着一把黑色的雨伞,安静的搂着安宁。
  他们终于还是回去了。
  接下来,安宁面对的就是安家公司的事情。她还没来得及申请破产清算,一个个的电话就像是疯了一样的打过来。
  要违约金的,要解除合约的,要告他们的,各种人,各种嘴脸,却没有一个说要帮忙的。
  安宁知道这是林子墨搞的鬼,在和安有宇说了之后,就只身到了林氏集团。
  “你好,我想找一下林先生。”安宁站在前台,轻声开口。
  前台上下扫了安宁一眼,今天的她带着墨镜,整个人气色也不是很好,前台的人也没往明星的身上想。
  “对不起,我们总裁很忙,您可以打电话预约。”前台开口。
  安宁愣了一下,掏出手机拨了林子墨的电话,却发现对面一直在占线。
  安宁咬咬下唇,在大厅坐下,又打了一遍,虽然不是占线,却没有人接通。
  她深吸一口气,又走到前台“不好意思,我确实有急事找他,能不能融化一下?”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们总裁真的很忙,没时间见无关人等。”前台说完,就低下头不再理她。
  安宁深吸一口气,她知道自己必须找到林子墨,所以索性就在大厅里等着了。她就不相信自己等不到。
  林子墨在办公室里刚处理完堆积如山的文件,何源就神色复杂的敲开了门“总裁,安小姐……在楼下大厅里,看起来已经等了很久了,要不要……”
  林子墨唇角微勾,眸子里带了几分冷漠“既然她愿意等,就让她等着好了。”说着,穿上外套,就从公司的侧门走了。
  何源开着车送林子墨回去,虽然不知道两个人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但总觉得应该是大事,不然自己的总裁分明前些日子都要带着安小姐去见林老爷子了,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子了呢。
  何源想着,就把车子开到了京源。
  林子墨进别墅之后,心情似乎并不算太好,眸子阴沉的像是下一秒就要杀人似的,把刘妈也吓了一跳。
  他进了卧室,很是反常的拿出手机,就看到了十几个未接电话。他的唇角咧开冰冷的弧度,就看到安宁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林子墨将手机扔在旁边,手机就响了又响,最终趋于安静。
  整个房间再次寂静无比。
  林子墨嘲讽的看了一眼手机看吧,这就放弃了。这就是安宁,什么时候都是这样。她的耐心和坚持,也不过如此。
  他烦躁的把手机扔到了旁边的沙发上,走到浴室去洗澡。
  大概在晚上十点钟的时候,何源的电话打了过来“总裁,安小姐还在大厅里等着。现在天气有些凉,要不要把她……”
  林子墨眸子越发的阴沉“何源,你如今管的越来越多了。”
  那边的何源慌慌张张的道歉。
  “既然她喜欢等,就让她等着好了。”林子墨残忍的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安宁,这才哪儿到哪儿?
  不够,根本就不够!他要把自己所有的愤怒和心痛,全都施加到她的身上!让她也体验一下自己的痛不欲生!
  林子墨的手攥了攥,阴沉沉的目光看向窗外,嘴角忽然带了弧度。
  他倒是要看看,她有几分骨气,又有几分耐心。
  安宁在林氏集团的大厅里等到了晚上十二点,值夜班的人最后将她赶了出去。
  她又累又冷又困,颤抖着给安有宇打电话让他来接她。
  这次安多多也来了,他看着自己的妈妈哆哆嗦嗦的缩在后车座上,抿了抿嘴,然后凑过去,软乎乎的小手死死的拽着她“妈妈,这就是那个杀千刀的男人的公司吗?”
  安宁冷的说不出话来了,安有宇将一杯热乎乎的奶茶塞给她,沉着脸把车开回了家。
  这一幕,被刚驱车到楼底下的林子墨看到了,轻哼一声,眸子里越发的阴沉。
  看吧,这就是安宁。他刚心软了一些,她却走了。她似乎总是这样,从来都卜把他的爱当好的。他前段时间依着她,顺着她,耐心的哄她,结果却换来了这样的结果。
  真是可笑啊……
  林子墨沉着脸进了公司,还交代前台,要是安宁再来的话,直接拒绝,如果她还蹲在大厅里等,就直接叫保安把她轰出去。
  前台的人愣了一下,连忙点头。
  安宁?就是那个年轻的影后吗?原来蹲在楼下那么长时间的人居然是安宁?
  前台的人总觉得这个世界有点玄幻。
  安宁第二日清晨就来了,安有宇一直劝阻她说可以想别的办法,但是她却固执的非要来见他。
  然而才刚进了大厅,前台的人就试探性的开口“请问你是安宁吗?要见我们总裁?”
  安宁心里一喜,点头“对。”
  前台的脸色有些古怪,看着安宁皱皱眉“我们总裁交代了,他不想见你,你最好赶快离开。如果你赖在这里不走,我们就只能让门口的保安把你轰走了。”
  安宁的脸色瞬间就变得煞白。
  “好,我……知道了,谢谢……”安宁想不明白林子墨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他真的想要毁了她?
  安宁只觉得全身冰冷,像是掉到了冰窖里一般,浑浑噩噩的走出了大楼。
  前台的人皱着眉,看着安宁离开的身影“也不知道是真人还是假的,居然真的和我们总裁认识。”她轻哼一声,继续乖乖的坐在前台,顺带着还向林子墨汇报了一下。
  林子墨的声音清冷“好,知道了。”说着,就将电话挂断。
  他想了一下,打了公司的内线,让何源进来。
  “你准备一下,收网。”林子墨的声音越发的冰冷了。
  何源迟疑的看了林子墨一眼,见他心情不好,连忙点头“是,我马上去办。”说着,就匆匆的走了。
  林子墨盯着自己的手机,果然,又来了电话。
  他的眉眼里是满满的轻蔑,他有些想不明白了,这个安宁不是从一开始就很能忍气吞声的吗,怎么现在沉不住气了呢?要是以前的她,估计会穷追不舍吧?
  还是说现在因为找到了心爱的人,所以根本就不在乎他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林子墨的手攥紧了几分。
  而在另外一边,安雅真的被送到了精神病院里。大概是因为林子墨有特殊的交代,所以她被看管的很严格,就算是去个厕所都有人看着,生怕她跑了似的。
  安雅心有不甘,整个人时而清醒时而癫狂,看起来确实有些吓人。在接连伤了好几个护士之后,她就被单独关了起来。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