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27章:就要做妾
  换了药包枕头,入睡快了些,可依旧是梦多且杂,半夜依旧醒了三次,次日清晨芽芽毫无意外的起晚了。
  安柏在门口徘徊了很久没舍得进门叫她起床,最后是祝青莲母女的声音把她吵醒的。
  祝青莲柔柔的说,“今日二哥要去镇上,特意来麻烦二哥一件事。”
  周明智不喜欢三弟的这个姨娘,却也说不上多讨厌,虽说三弟媳妇的死很她多少有些关系,可毕竟还是病死的,不能完全怪到她头上。
  “弟妹,请说,可是要带什么东西?”
  祝青莲眼神柔柔的看着他,摇摇头,“那倒不是,烦请二哥去镇上再带一带凤翎。”
  少妇不容人拒绝的继续道,“一来她想和芽芽一起玩,二来马上天气久热了,也是时候给姑娘们准备些衣裳料子,干脆就让她自己去挑一挑。”
  肖蝶儿看她那样子心里略有不痛快,正要说些什么,周凤翎便已上前一步,行了福礼,“有劳二叔了。”
  周明智呵呵憨笑一声,“不麻烦,没关系,反正是一趟驴车,不过,还要等一会才能出发。”
  肖蝶儿上前一步,柔声道,“这镇上不比村里,人多眼杂,凤翎模样生的好,又打扮的和小姐似的,跟着他们爷俩出门……怕是不够安全,弟妹,再思量思量。”
  祝青莲柔柔的笑起来,“二嫂,看你说的,要说美貌,咱们芽芽可是村里一枝独秀,芽芽都不怕,我们凤翎就更不怕了,就是麻烦二哥照看了。”
  说着,又柔情似水眼波汪汪的看着周明智。
  周明智只会说不麻烦,肖蝶儿想拒绝却找不出理由。
  芽芽微微叹了口气,甩甩头,将梦里那些恐惧的、怨恨的情绪收起来,慢慢穿上衣服起床。
  周凤翎已经坐在堂屋里等着,今日打扮的好生隆重。
  一袭柳绿色短袄,一件深绿色马面裙,头上挽着单螺髻,髻边插一只绞丝银镶水红色宝石簪子,耳上坠着同色耳坠。
  她本就生的清秀,这样一打扮,更衬的她清丽秀美,气质非凡,倒不像个农家姑娘,跟镇上那些大家小姐也没什么差别了。
  芽芽穿着水红色短袄配黑色阔腿收脚裤子,头上梳着最常见的双丫髻,又不带任何钗环耳坠,猛的一看,倒显得有点像个跟班的小丫鬟。
  只是仔细一看,便又觉得还是芽芽生的好,肤白貌美,虽然眯眯眼,却不掩多少风华。
  周凤翎看见芽芽,眼里闪过一丝鄙夷,空有美貌的土包子。
  芽芽看见周凤翎,心里涌出些许冷笑,新仇旧恨早晚和你算一算。
  祝青莲看见芽芽,未语先笑,丝丝柔柔,“芽芽出落的越发的好看了,真不愧是咱春山村的第一美人,怪不得那么多人家惦记呢!“
  芽芽扯着嘴唇笑笑,真不愧是那种地方培养出来的,说鬼话都是满脸真诚的。
  “你们坐坐,我先去吃饭。“说完,便出了堂屋,直接去了饭屋。
  周凤翎不满的瞪了祝青莲一眼,“干嘛上赶着跟他们一起去?上次还不是半道就回来了……我们自己去镇上不是一样?”
  “傻丫头,有你二伯护着,总比我带你去要安全。而且,没有她俩衬托,郑家怎么看出你的好?”
  祝青莲眼珠子一转,上下打量了自家闺女一番,“你这样打扮和他们出去,就像大家小姐带着俩丫鬟一样,让郑济陈好好看看,谁才是好的。”
  郑家在镇上有生意,每逢集市,郑济陈便会跟着父亲前往巡视。
  周凤翎眼里的不耐更多,“谁稀罕郑济陈?!我去镇上是去见……,芽芽不要的,我更不会要,你死了这条心吧!”
  周凤翎惦记的是彭强西,这彭家说是福山镇第一富贵也是当得的,彭强西又是独苗少爷。
  生的风流倜傥,家世又好,长相好,完美的男人。
  李大人家的三小姐若是真的守孝三年——三年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了。
  她和祝青莲说过,祝青莲听出她的意图,直接反对,人已经和县丞大人家的小姐订了亲了,纵然守孝要三年,可三年后依然要成亲的,正妻不用想了,难道要去做妾?
  一个有衙门背景的正妻,你拿什么和人家争?
  周凤翎说姨娘也是做妾,主母一去,那姨娘不是和主母一样掌家,独占男人?
  祝青莲说,周致远不过是个穷夫子,家里也没什么财产,方才只有她一个妾,可那些地主富户家里是要三妻四妾的,更何况这个是衙门出身,哪那么容易去了?
  周凤翎说只要男人心在她这儿,她也不怕什么。
  聊过几次,均是不欢而散。
  这次,祝青莲一把拉住闺女的手,压低了声音,“你不要说你还是要去找彭家少爷?!彭家那样的人家哪里是我们能肖想的?更何况,他家的公子是和县丞大人家的嫡女说了亲的,你哪里有什么机会。”
  周凤翎腰背挺的直直的,“正妻自然是没有机会。”
  “你,你还是存了做妾的心思?我的傻闺女,怎么和你说不通呢?好好的闺女,有当正妻当家作主的机会,为何想去给人做妾?”
  祝青莲的声音不自觉的放大了,她着急啊,“何况这个正妻是衙门人,你拿什么和人斗?”
  周凤翎垂下眼睑,淡淡的道,“宁为富人妾,不做穷**,嫁个顶顶富贵的人家,纵然是做妾,也比穷人家风光。”
  见祝青莲要说什么,周凤翎打断她继续道:“再说,就算郑济陈这样的土地主,现在就已经有了两三个通房,日后肯定也是三妻四妾的,当他的妻妾有什么差别,得宠的要风得风,失宠的地位全无!既然都是争宠,索性就嫁个身价更高的,更富贵的!”
  “当家主母会拿捏那些姨娘啊!说卖说打发,都是一句话的事,你生在农村人家不知道……”
  周凤翎打断她,“只要得了家主的喜欢,主母怎么敢随意发卖?更何况,母亲不是也斗不过你吗,姨娘?”
  一句姨娘叫的祝青莲一口气梗在胸口,就听女儿继续道,“我知道姨娘的本事,我到时候要姨娘帮我,姨娘也会帮我的吧?”
  对上周凤翎的眼睛,祝青莲心跳少了一拍。她是不是知道什么?
  ……
  周杏风风火火的赶来,生怕大家都在等她,一看芽芽还院子里在吃饭,嘘了口气,“怎么才吃饭?昨晚又没睡好吗?还做噩梦?”
  问了一串问题,不等芽芽回答,一转头看见堂屋的周凤翎,一双明媚的眼睛满是厌恶,“她怎么在这里?”
  芽芽嘴角微瞥,“她又要跟着一起去镇上。”
  “她上次不是生气说再也不跟我们去镇上吗?怎么又来了?”
  周杏看看周凤翎的打扮,又看看自己,樱桃红短袄配灰马甲,黑色裤子用绑腿绑在脚腕,和芽芽一般的打扮,站在周凤翎旁边活像两个小丫鬟,心里不满更甚。
  “我们干嘛要带她一起去?”
  “阿娇姐姐的姨娘又是亲自来求爹爹,爹爹怎么拒绝?”芽芽嘘了口气,“祝姨娘的段位,我娘可接不了招啊……”
  周杏一听这话,眼睛一瞪,“怎么,她给二婶气受了?一个姨娘,反了天了!”
  芽芽摇摇头,不就是对男人狐媚子那一套,是个女人看了都不会高兴,偏偏,你还说不出什么,又没有证据,再说,爹爹也不是那样的人,不过是傻罢了。
  “是不是老女人又发骚了?“周杏忽然明白了什么,”我有次看到她和我爹说话,那个眼神……我看见都气的慌,也就我娘死得早,要不然都能气的扒坟!“
  芽芽敲敲饭碗,回头看一眼在饭屋忙碌的爹娘,小声道,“祖宗,你小点声,什么发骚……虽然没说错,但是,这是你一个姑娘家能说的话?“
  说着压低声音道,”昨天我爹爹和我娘说,怕你找不到好婆家,让我娘好好管教你,明日开始就要拘着你绣花了!”
  周杏撅着嘴,“你这话说的,就和你是我长辈似的……二婶,唉,二婶真的要我逼我绣花啊?”
  看着周杏的苦样,芽芽忍不住笑出声,“行了行了你,我娘让你学女红也没什么不好,等你嫁人了,自己的衣服破了总归要自己缝,自己要吃饭总要自己做,对吧?”
  周杏撅着嘴一脸苦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