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二十四章 心意
  薛凌风、舞魅、千雪三人一路尾随着一众江湖散修和小门小派的人物,千雪和舞魅绝世容颜过于引人注目,一路上只得分别以白纱和红纱掩面。
  行五日后来到一个小村庄里,此村名叫‘细雨村’,是去青冥山路上的最后一个村庄了,前面不远就是青冥山,很多晚到的人都在这里补充水粮,明早直接赶往青冥山,此时天已将黑,天上又飘着绵绵阴雨,灰蒙蒙的。
  因为人员实在众多,村里虽有几十户人家,却也容不下这么些大队人马寄宿,那些不入流的江湖散修和小门小派的便只能露天过夜,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一堆一堆地找地方生火过夜,叽叽喳喳地聊得不亦乐乎。
  只听得欢闹喧笑声此起彼伏,气氛倒也显得异常欢快活跃。薛凌风找村民补充完水粮,也寻了个干净又能避雨的地方,拾了些柴火生起火来。
  这细雨村还真是名符其实,阴雨连绵不断,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薛凌风、舞魅和千雪三人围坐在火边吃些干粮,彼此无话可说,便干脆静听四周的人群谈天说地。
  又一阵轰笑过后,只听那旁边的一人正儿八经地说道“哎,老哥,老实说,你是为了什么来这里的?”
  那年长点的大汉被这突然一问,放下凑到了嘴边的酒壶,愣了一下道“我啊,见有这么多的人来我就来了啊,你还真以为能在那青冥山劳个什么神兵妙法啊!来这里的正道有天剑门,玉清观和无极宗三大派,魔道有天魔教和幽冥宫,听说就连许久不曾在中土露面的‘百花谷’也来了,要真有什么宝贝,哪还轮得到我们!老哥我啊就是凑个热闹见见世面!这辈子啊,活得够他妈窝囊的了!”
  那大汉说完,举起手中的酒壶仰头猛灌了一口酒,又听旁边那人说道“哎,是啊,四处漂泊摸爬打滚了大半被子,既入不了正道,也不是魔道,咱这到底算个什么啊!”
  闻得此言,那大汉立即放下酒壶,在那说话之人头上猛敲了一下道“我说小子,你喝昏头了吧!什么正道魔道的,这年头啊,你够厉害他妈的才是道道,要是老子足够厉害啊,我就杀光正道和魔道的人,看他们封我个什么道,哈哈哈!”
  那人被敲了一下头,似乎也突然明白了什么大道理一般,嬉笑了一下应和道“对对对,部杀光他们,看他们封我们个什么道!哈哈哈!来,喝!”
  众人又一阵轰笑,酒壶碰得噼里啪啦乱响,不一会儿后周围就飘满了浓浓的酒味,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天南地北地瞎扯得乱七八糟,这一群不得意的江湖散修,也许能凑在一起喝喝酒发发牢骚,漫无边际地扯谈吹牛就是他们最快乐的事了。
  薛凌风漫不经心不动声色地往火堆里添加着柴火,心里却不断地回想着刚才的那一段对话,这对话虽然简短,却像山一样压在了他的心上,自己现在不就和他们一样吗,无门无派,甚至无家可归!而且自己手握着寒玉珠和玄光剑两件至宝,正魔两道都已经容不得下自己了。
  他突然之间心底涌起些许悲凉,天地之大,一时竟不知哪里是可容身的地方。那人说天剑门的人也来了,说不定可以见到兰师姐,只是自己现在弄成这样,还能见她吗,还敢见她吗!心念至此,咔嚓一声,手中粗大的木棍被一下子掰做了两截。
  千雪和舞魅都是聪明人,自然能猜到薛凌风此时的心思,但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在心底暗骂那一群无聊的江湖散修,无聊聊的这个时候乱嚼什么舌根嘛。
  次日一大早,连绵阴雨下了一整夜还丝毫没有要停息下来的意思,仿佛就是为了诚心跟人较劲,众人收拾东西准备上路,哀叹声响成一片,显然都对这鬼天气极其厌烦。
  薛凌风等三人也整理衣着,跟着人群往青冥山赶去,地面上留下了许许多多的垃圾,甚至还有不少的呕吐物和排泄物,好好的细雨村,只一晚上就被糟蹋得乌烟瘴气。
  来到青冥山脚已快接近傍晚时分了,天空仍然飘着绵绵细雨,只见高大雄壮的青冥山笼罩在云里雾里,灰蒙蒙的看不真切。
  人群熙熙攘攘,一些好一点的能遮风避雨的山洞和崖底都被有名的大门派占据了,其余的人东一堆西一撮地聚在一起,对那些名门望派的人指指点点,不断地小声议论着,看他们满脸兴奋的样子,对这连绵阴雨现在到似已经毫不在乎了。
  薛凌风、舞魅和千雪三人四处张望着,想找一个地方歇息,却见前方密密麻麻地围满了一圈人,叫好声和鼓舞呐喊声响成一片,便也围了上去。
  只见众人围观的中央,一男一女正斗在一起,那男的裸着上身,彪悍魁梧一脸胡子,正是在阴风山上时刻跟着舞魅的那个大汉。
  他手握一粗大的银色狼牙棒,每挥一下都能激起阵阵风声,一看就是异常骁勇之辈。
  那女的一袭紫衣,身法迅猛快捷忽闪忽攻,手中宝剑又诡异多变,时隐时现若有若无,以至于那彪形大汉空有满身强劲的力道却不得施展,处处受到牵制。
  那少女牢牢占据着上风,突如其来的一阵强攻,逼得那大汉节节败退险象环生,众人一阵哗然,都为那少女叫好。
  舞魅见状忙闪身上去,光之舞突现手中往中间一档,顿时将二人分开,然后转身对那大汉微怒道“朱坛主,平日不好好用功,现在技不如人了,真是活该!”
  那彪汉认出舞魅,低头道了一句‘多谢公主’便默默地退到了一边,舞魅白了他一眼后转身对那少女说道“姑娘,你仗着手中宝剑奇特,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那紫衣少女脸上一急,怒骂道“无耻妖人,藏头露尾的,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舞魅闻言便扯去面上红纱说道“天魔教舞魅公主,也想向姑娘讨教几招,请赐教!”
  围观的众人见她容颜绝美又自称天魔教公主,顿时一阵喧哗,赞叹议论之声响成一片。
  “原来你就是那个魔教妖女!本姑娘这次就是特地来找你的!”
  紫衣少女话音刚落,手上宝剑蓝光泛起,身形一闪便朝舞魅攻了上去,一眨眼的功夫便到了身前。
  舞魅一惊,心念这人性子居然比自己还急,连忙双手急舞,光之舞光芒大放,只见人影窜动,二人你来我往不一会儿已交手了数十合会,竟是不相上下谁也没讨得便宜。
  见这样缠斗下去一时难分上下,那紫衣少女迅速退开,将手中长剑举至胸前,她的一头秀发突然无风自飘,长剑上瞬间蓝芒大盛,映照着她玉一般的面容上,眼中杀机闪现,众人都是一脸吃惊,这才是她的真本领!
  耀眼的蓝芒将她整个身子都包裹在了其中,如离弦之箭一般飞身朝着舞魅撞去,舞魅大吃一惊,暗道这人到底是谁,听到自己名字后竟会如此生气。
  这一击毫无保留,丝毫没给她自己留退路,竟完是拼命的打法,若挡不下这力一击,恐当场就成重伤甚至丧命,就是挡下了,也只怕是两败俱伤,于是立即闪身,在千钧一发之际险险避过。
  紫衣少女一扑落空,稍作停顿后又一声娇喝,紧追不舍,但她身上的气势也缓和了一些,舞魅刚一落地,一转身那少女已紧随而至,无奈只得奋力往前一挡,‘轰’的一声,两人各自倒飞回去,退开十几米开外。
  这下彻底激怒了舞魅,她聪慧过人修为不俗,又是天魔教公主,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追着打,而且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
  只见她两手快速结法印,光之舞离手飞起,闪烁起耀眼的彩色光芒,在空中不断变化着,竟凭空又长出了多条‘光之舞’,相互缠绕在一起裹成一团,不一会儿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转着的圆球,光芒万道让人不敢逼视。
  人群不自主地往外退了退,都在心底意想着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舞魅玉面带煞眼中杀机已现,随着她手上法印变换,一声娇喝后胸前那个闪烁着耀眼七彩光芒的圆球风驰电掣地朝前方撞了上去,那紫衣少女眉头收紧,眼看就要被撞上了,却一时之间呆立在原地竟想不到应对之法。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一团黑影从旁边闪过来,和彩色光球撞到了一起,轰隆一声巨响,无匹的气劲朝四周激荡开去,顿时激起滚滚烟尘,前排围观的人群立即人仰马翻。
  烟尘散去后,露出一人,一身黑衣正是薛凌风,只见他单膝跪地身子摇晃了两下差点扑倒,却是双目赤红一脸的杀气,嘴角上挂着两条鲜红的血液,手中玄光剑黑气腾腾,隐隐似有厉鬼嘶吼之声从上面传来。
  众人望着他,突然的一阵心生恐惧,连忙把目光移开,在心里暗自嘀咕着此人是谁,竟有如此恐怖的煞气,还有他手中那剑,简直邪恶得让人胆寒。
  “师弟!”
  一声惊呼,那紫衣少女忙上前扶住薛凌风,正是天剑门的秦香兰,薛凌风抬起头见秦香兰紧紧盯着自己,脸上着急得都快要哭了,心里飘起一阵暖意,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却不知道此时该如何称呼她。
  众人又一阵吃惊,周围立马有人议论道“天剑门的人怎么会有如此大的煞气,还携带这样凶戾至极的宝剑!哎,这世道啊,真是他妈的越来越乱套了!”
  旁边有人也立马附和道“听说天剑门前不久出了一个叛徒,已经被逐出师门了,只怕是和魔道有勾结,看来多半就是此人了!可他为什么还要救天剑门的人呢”
  旁边的旁边又有一人立刻打断他道“管他这么多干嘛,你看这剑,要是给我,不要说当叛徒,就是让我死后入十八地狱我也情愿,什么叛徒不叛徒,这个世道总归还不是谁厉害谁说了算的!”
  这时候一些曾去凌云峰参加过武举盛会的人也认出了薛凌风,不禁感慨起来,不久前他还是一个比不入流的江湖散修都还要普通的人,一身的邋遢落魄,就那样站在数百人面前,受尽讥讽白眼而连一丝的反抗都没有,短短时日后修为竟然精进到了如此程度,还得了这般了得的神兵魔器,一时间众人叹息,纷纷感叹命不如人苍天不公!
  舞魅看着薛凌风,脸上一阵着急,强行压住浑身翻滚的气血朝他跑过来,这时一个雪白的身影闪过,哐啷一声锐响,皓月神剑一下子横在了她面前,将她的身形硬生生顿住。
  舞魅看了看千雪,见她一脸冰冷面无表情,手中皓月神剑的光华也越来越盛,在心里思量了一下后还是没有强行闯过来,只盯着薛凌风喊道“你疯了!没事吧?快跟我走!”
  薛凌风转头看了看舞魅,没起身也没说什么,只是将头转向了秦香兰,舞魅一看之下气极,一跺脚盯着秦香兰道“好,很好,你就是那个他口中的兰师姐是吧,你可要小心了!”
  说罢便带着那个被她称作朱坛主的一干人等朝天魔教的山洞走去了,只是脸上仍旧一脸愤怒,边走嘴里还边小声地嘀咕道好你个薛凌风,见到了那个什么狗屁兰师姐就脚都挪不动了是吧!
  这样一来,周围围观的人群又有得议论的了,堂堂天魔教的公主居然如此在意薛凌风,还叫他跟她走,看来真是天剑门叛徒了,薛凌风虽然没跟她去,但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只怕他天剑门叛徒的名声是更要坐实了。
  一场好戏终于散场,周围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群也散去了,对于这些小门小派和江湖散修来说,不管正道还是魔道,这些个名门大派之间的事都不是他们能管的,他们也只不过是喜欢凑凑热闹找点卑微的存在感,至于什么叛徒啦,谁是谁非这些也根本没兴趣去在乎。
  青冥山的天似乎黑得更快,不多一会功夫,无边的夜色就笼罩了下来,整个青冥山灰蒙蒙的浑然一片,唯有点点火光,在云雾缭绕中若隐若现,山腹深处时不时传来一阵嘶吼,骚动着那些寻宝人激动的心情。
  薛凌风和千雪混在一群江湖散修中,对坐在火边沉默不语,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都是这样彼此无话可说的,却又能大致猜透对方的心思,经过了白天的事,那些江湖散修都和他们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敬而远之。
  好一阵沉默后,薛凌风独自起身向一个小山头走去,在一块湿漉漉的石板上坐下,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前方,看着夜色深处,看着天剑门那个闪动着火光的山洞,连绵细雨不断地落下来,不一会儿就在他的头上结出了一个个滚圆的水珠。
  “师弟!”
  一个声音轻轻地从后面传来,却像闪电一样触及了他的身,他一个战栗,慢慢起身,慢慢转身,面对了那张在心底深处默默期待的脸,那张脸在一把紫色小伞下,写满了关切和爱恋,慢慢地靠了过来。
  秦香兰慢慢走过来,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四下无人,夜色静悄悄的,便将手中雨伞遮到薛凌风头上说道“师弟你还好吧!这些日子你都去了哪里,肯定又受了不少的苦吧?”
  薛凌风呆呆地看着秦香兰,脸上有欢喜神情,目光却下意识地躲闪了几下道“师我我”
  秦香兰见他一脸急切却一句话说不出来,忙两个手指带着柔软的芳香按在了他的嘴唇上道“好了别说了,师姐都知道的,我都懂的,不管以后还会发生什么,我都会要在你身边的,你过的太苦了,我我”
  说到动情处,秦香兰也结结巴巴说不出话,竟簌簌落下泪来,薛凌风顿时觉得深心里狠狠痛了一下,却急得手脚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
  好在秦香兰抽泣了几下后换上了一贯快乐活泼的表情道“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哎,我托三师叔带给你的心法你可要好好收好了,有机会了好好修炼,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得保护好自己!”
  薛凌风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小声地说道“你又何苦为我这么冒险,这要是被知道了,可是要”
  “怕什么!大不了就把我杀了,或者把我也赶出来,我们正好可以双宿双飞一起闯荡天下!”
  秦香兰这句话脱口就说了出来,薛凌风慢慢抬起头,对那张美丽的脸庞深深地,深深地凝望!仿佛要将它深深地,深深地刻在心底!
  我们正好可以双宿双飞一起闯荡天下!他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默念着,喜悦和苦涩一起涌上心头,这是多么温暖又动人心弦的一句话啊,只是如此美丽又善良的人,又怎么能让她为了自己沦为天剑门的罪人呢。
  而只要她过得好,叛徒也好罪人也罢,这天下所有的苦他都愿意自己去承担,所有的艰难险阻也都有勇气坦坦荡荡地去面对了!
  秦香兰见薛凌风傻傻地一直盯着自己,竟也害羞了一下用手戳了戳他的脑门道“你怎么了,这样呆呆地一直盯着人家!”
  “没没什么!只是高兴!”
  一阵沉默后,秦香兰理了理薛凌风带着水珠的散乱的发丝轻轻地说道“我要走了,爹爹他们发现我不在,说不准又要生出什么乱子来,你能挡住那妖女力一击,也不知道这些日子你发生了什么,但总算是老天开眼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薛凌风看着秦香兰逐渐被夜色吞没的身影,重新在那块石头上坐下,一脸的怅然和迷茫,深深的感觉到世事是多么的身不由己,也许在某个特别的时间和环境里,每个人都是身不由己,让命运任意支配的吧。
  秦香兰走后,一个雪白的身影慢慢从黑夜中走了出来,到薛凌风身边站定,冷冷地问了一句“你,喜欢兰师姐?”
  薛凌风心头一动,不知道千雪在这里多久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自己和兰师姐的对话,连忙强作镇定,装作若无其事地仍旧看着前方沉默不语。
  有风,呼呼地吹过,带着冰冷的雨丝扑面而来,如某人心里的叹息和挣扎,也是那般的冰凉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