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五十五章 画中人
  看着身首异处的木辰,楚一凡的脑海里浮现出当年在太初峰自己惨死的一幕,仇虽然报了,可他的情绪
  依旧低沉,心里复杂更多。鬼无常的目光扫过楚一凡,最终落在了那把木剑上,眼中贪念之色一闪而过,
  他轻咳几声,缓缓开口:“这里的水晶门很是古怪,四个方位老朽都有尝试进去过,可结果都是一样!”
  话音落下,洞府猛地一震,石壁上的图画在这一刻竟齐齐扭曲起来,似活过来了一般,若是有人站在
  这洞府上方的虚无俯视,定能看见有成百上千个一模一样的圆形物体正在飞速旋转,这些圆形物体在旋转
  中竟一个挨着一个重叠在了一起,也就是十多息的时间,就变成了一个。
  洞府之中,楚一凡与鬼无常内心打鼓,神色却没有丝毫变化,相互警惕时也在观察四周的变化,那些
  图画在扭曲中出现了无数个重叠虚影,两人的视线在这些虚影下开始有些模糊起来,脑海更是嗡鸣不断。
  很快的,整个洞府就恢复如常,再去看四周石壁上的图画,已然消失不见,两人相视一眼,目中的警惕之
  色更浓。
  随着图画的消失,就连那四扇水晶门也都渐渐模糊,两人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在洞府之
  中发生的变化。不多时,水晶门不见了,整个洞府变成了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鬼无常掐诀间打出一道符
  咒,这符咒在出现时直接朝着他身前的石壁而去,可还没等靠近石壁,这符咒就肉眼可见的消散。
  就在这时,白光一闪,两人立刻看去,只见在这洞府的顶上出现一道若隐若现的光幕,紧接着,光幕
  上就裂开了一道缝隙,这缝隙诡异,似被两只大手生生撕开一般。两人见状纷纷后退几步,一个光团缓缓
  从那缝隙之中钻了出来。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这光团就彻底脱离缝隙,漂浮在洞府之中,两人直勾勾
  的盯着光团,只见这光团突然一颤,竟变成了一副画。画中,只有一个身着黑色长衫的青年背影,若仔细
  感受,这背影透露着一股弑杀之意,更有一阵无形的威压散发开来。
  鬼无常见状大喜,立刻开口:“那幅画,终于出现了!”
  闻言,楚一凡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在废墟城堡时鬼无常与木辰等人的对话,这画中似乎藏着一个不为人
  知的秘密。就在楚一凡迟疑时,鬼无常右脚狠狠一踏,身体猛地飞出,朝着那漂浮在半空中的画一把抓去
  。鬼无常的速度很快,一眨眼就将那幅画抓在了手里,鬼无常大笑起来,目光不善的看了楚一凡一眼,冷
  声开口:“这幅画对我很重要,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它在我的手里,我本不想杀你,可惜只有死人才不会说
  话,对不住了!”
  话音落下,鬼无常一拍榙裢,一道黑芒刹那飞出,直接朝着楚一凡的眉心轰杀而去。对于鬼无常的出
  手楚一凡心中早有提防,此刻生死危急,他只能全力以赴。眼看那黑芒就要临近,楚一凡后退时眼中红芒
  乍现,一层防护光幕顿时就将它包裹在内,与此同时,一把三尺三寸的木剑赫然出现,嗡鸣中阻挡在他面
  前。
  就在那黑芒与木剑碰触的一瞬间,一声冷哼蓦然间从画中传出,在这冷哼下,黑芒崩溃,木剑颤抖,
  似有无数道炸雷轰在两人的脑海里,骇然中两人齐齐喷出鲜血。冷哼之后,一个沧桑的声音传来:“魔灵
  ,我的魔灵,你竟然找了这么一个修为低弱,百无一用的小辈做主人,真令我失望!”
  闻言,两人立刻看向那副画,只见那画中之人竟缓缓转身,与此同时,话音再起:“你这个不知死活
  的老家伙,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我的魔灵出手,死!”
  此刻,鬼无常似想到了什么,身体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他的眼中全是绝望之色,从牙缝中挤出几
  个字:“杀...杀神?”
  话音未落,一只大手突然从那画中伸出,直接抓在了鬼无常的头颅上,这大手狠狠一捏,顿时血雾四
  溅,鬼无常的头颅爆开,气绝身亡。这一幕发生的太快,楚一凡看向那从画中伸出的大手,心脏狂跳,目
  瞪口呆,他心里很清楚,若是那大手抓向自己,那么他必死无疑,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楚一凡喉咙滚动
  ,咽下一口唾沫,立刻对着那画中之人抱拳,深深拜下:“楚一凡拜见前辈,不知前辈在此清修,多有打
  扰,晚辈即刻便走!”
  画中之人冷哼一声,缓缓开口:“走?你走得了吗?小家伙,就你这低弱的修为,不配拥有魔灵,快
  把它还给我,或许我还能饶你一命!”
  随着话语的传出,那大手竟缓缓朝着楚一凡的眼睛抓来,可就在这时,只见一缕白气自楚一凡体内涌
  出,白气在出现时立刻变化,眨眼间就成为了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这人影下半身赫然是一团雾气,五官
  端正,俊朗非凡,一头白发飘摇,仙风道骨。人影看着那缓缓而来的大手,淡然一笑:“老家伙,好久不
  见,难道连本大爷都认不出了吗?”
  大手在半空猛地一顿,一息之后,那画中人突然大笑了起来,随即开口:“骨书,你这个老东西,怎
  么还没死?我的魔灵选择此子作为它的新主人,原来是你搞的鬼!”
  白气所化人影正是骨书,这也是他的本来面目,骨书摇了摇头,淡淡开口:“这可不关我的事,我说
  老家伙,你这是死不瞑目吗?既然已经陨落,为何还留下一丝神念在这画中!”
  画中人轻叹一声,继续开口:“我当年杀戮太多,修炼混元玄经未果,耗尽寿元,陨落前将我的三魂
  七魄炼制成了两把钥匙,分别藏在了不同的地方,这两把钥匙是打开我传承之门的关键所在,世人只知我
  杀神留有传承,却不知如何才能得到,这一缕神念就是我留下的线索!”
  骨书闻言大喜,立刻说道:“竟有这事?那你快说说那两把钥匙现在何处?”
  画中人淡淡一笑:“就连你这个老不死的都选择他作为主人,看来这小子定有大造化,罢了,就让他
  获得我的传承也非不可。那两把钥匙其中一把就在此地,名作七色琉璃果,不过三百年前已经被人拿走,
  而另外一把名作三叶一枝花,存在于一天神域之中,至今无人获得。只有同时得到这两把钥匙,才能够打
  开我的传承之门,进入其内获得我的传承,而我的传承之地就在杀神殿!”
  听闻这些话,楚一凡顿时脑海嗡鸣,看了看骨书,又看了看画中之人,一时之间哑口无言,不知道该
  说些什么,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可以变成一只鸟,又可以变成一只小乌龟的骨书竟然是一个人,他也不曾
  想到过七色琉璃果的真正用处是一把钥匙,而且三百年前就已经被人取走,这个消息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
  ,恐怕他们会愤怒到极点,要知道,他们来此可是付出了血的代价。
  骨书转过身,看向楚一凡,说道:“虽然本大爷长得帅,你也不用这般惊讶,咳咳...你小子这回走大
  运了,还不赶紧拜见杀神前辈?”
  还没等楚一凡开口说话,画中之人继续开口:“罢了罢了,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别忘了七色琉璃果
  在三百年前就已经被人取走了,就算你们知道了另一把钥匙跟我的传承之地在何处,拿不到七色琉璃果也
  是无用!小家伙,我的魔灵既然已经认你为主,往后你要好好待它,我本已是陨落之人,靠着这一丝神念
  留下线索,如今心愿达成,传承有望,也不枉此生!哎...我也该走了!”
  随着话语的传出,那画中之人渐渐模糊,最终消散不见。骨书轻叹一声:“杀神一世,叱咤风云,想
  当年仙帝都让他三分,却也还是逃不过寿元的枯竭!”
  就在骨书这里为杀神的陨落而感慨时,整个洞府在这一刻缓缓化作了飞灰,与此同时,楚一凡的视线
  也开始模糊起来,很快的,他就感觉到有一股大力爆发,将他的身体向后拉扯而去,当楚一凡再次看清眼
  前的一切时,他已回到了原来的废墟城堡之中。骨书在他的周围转了一圈,缓缓开口:“如果我所料不错
  的话,七色琉璃果定然在此次前来这里的某一个人的手里,你仔细想想,七色琉璃果的真正用途只有见到
  那幅画的人才会知道,三百年前,有人拿到了七色琉璃果,却不知其用处,所以这一次他肯定会再次来到
  这里寻找答案!”
  闻言,楚一凡眼睛一亮,脑海里立刻想到木辰等人,开口说道:“烽魔族?”
  骨书干咳几声:“不错不错,一点就通,孺子可教!走吧,我们去看看三百年前究竟是哪个该死的烽
  魔族人拿走了钥匙,一定要抢回来!”
  离开这个废墟城堡以后,楚一凡朝着头上一只角的所在之地疾驰,此刻,头上一只角正趴伏在那里,
  一动不动,似睡过去了一般。见着楚一凡归来,头上一只角立刻站立起来,目露精芒,说道:“你总算是
  回来了,这已经是血虫花入口开启的最后一天,再不回来你就出不去了!”
  楚一凡神色变化,眼中惊疑之色一闪而过,说道:“什么?最后一天?我明明才去几个时辰,怎么就
  成最后一天了?”
  头上一只角鼻子里冒出一阵白烟,继续开口:“看来你是进入到了一个虚化空间里,才会出现这样的
  情况,你不在的这几天可馋死我了!”
  对于虚化空间,楚一凡这还是第一次听说,略一沉吟,楚一凡掐诀间数朵两色莲花出现,头上一只角
  一口将其吞下,美滋滋的咀嚼起来。拍了拍头上一只角的身躯,楚一凡淡淡开口:“走吧,带我去那个地
  方!”
  话音落下,楚一凡身子一闪,直接飞到了头上一只角的背上,低吼一声,头上一只角立刻朝着远处奔
  跑而去。在此之间,楚一凡也试探性的问起有关三百年前这里开启的事情,头上一只角给出的答案竟是那
  个时候它还没有出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