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112章 出太迹城
  那人愣了一下,因为这南郡的正义本来就是玉天自己提出来的,想到这,他好像又有了底气。
  于是挺直腰杆说道:“你以为你能威胁到我?为了南郡的正义,我……”
  这句话他自然是说不完的,因为玉天说了,只要他说出那两个字,他就去抽他。
  玉天说出的话,就一定会做到。
  所以那个人就只能捂着脸,默不作声。
  “正义?什么是正义,你们谁见过正义?”玉天问道。
  没有人回答,不是因为没有人敢回答,是因为没有人有资格回答。
  他们好像都没有见过真正的正义。
  玉天这么一问,好像刺穿了他们保护心脏的甲胄,直接刺穿了他们的心。
  “这东西,从来就是只存在人们的嘴里,从来没有人真正见过他,他根本就不存在。”玉天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失落却越来越浓。
  谁不曾对正义抱有过幻想呢?
  但有过这种幻想的人,无一例外的又都有过幻想破灭的感觉,只是有的人更早的知道真相。
  玉天就是很早就知道真相的人。
  可有的人即使知道了真相,他有时也会再次陷入短暂的幻想,这也是每个人都摆脱不了的。
  玉天继续说道:“我放了卫郢臣,不是因为他的身份,更不是为了从他那里获得什么好处,我知道你们有些人肯定不相信,但我告诉你,我放了他,对现在站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说完,他便苦笑。
  苦笑,便是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因为在沉寂之中,人们总是不能准确的判断时间。
  玉天说道:“你们不会真的以为太迹城里发生的的事,外面不知道吧。”
  众人不太明白玉天的意思。
  “我曾经说卫郢臣进太迹城夺造化,他父亲是不知道的,但那也只限于一开始的时候,你们想想,那么大一个人突然消失,城主会不知道?”
  “而且你们别忘了,现在的太迹城可是万众瞩目,怎么可能外面对太极城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楚文远问道:“你的意思是,城主已经知道了卫郢臣偷偷进太迹城?”
  玉天道:“当然了,那可是个城主,绝对不是一般人。”
  他接着补充道:“所以说,无论是否惩罚与否,都是他的事情,和现在站在这里的人没有一点干系。”
  众人多少明白点了,但玉天依然能看看出他们眼中的不满。
  玉天前些天一直在想,为什么卫郢臣要瞒着自己家里人做事,他就是从中得到答案,才可以击垮卫郢臣。
  可是昨夜,他放过萧天扬之后,一直在接着想这件事。
  最后他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单纯了。
  他因为卫郢臣做事的不周到,让自己的思想也变得闭塞,或者说他把事情想得太片面了。
  他只站在了卫郢臣的角度考虑问题,却忽略了他一直所依仗的那个人——太迹城主卫舜。
  玉天一直是把他当做一个执法者来看待,一个可以克制卫郢臣的人来看待,却忘了这种克制关系从何而来。
  不管怎么说,卫郢臣都是卫舜的儿子,虎毒还不食子!
  卫郢臣是背着他父亲进入太迹城的,这是事实,不然卫郢臣也不会被玉天击垮心理防线。
  可卫舜是不是真的会想玉天想的那样,会对卫郢臣降下惩罚,那就不得而知。
  更何况,卫舜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对卫郢臣做下的事一无所知。
  玉天之所以放掉卫郢臣,就是因为卫舜一直以来的不干预,这不干预是最令人恐惧的。
  知道现在,玉天跟这些人解释的时候,依旧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你们经历的还是太少,或者说你们还太蠢,以后你们会明白我今天为什么这么做的。”玉天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开。
  就在他转过身的一瞬间,远处有一道白光如同虹光贯日。
  于是没有人再关心玉天刚刚说了什么,也就更没有人回去回味玉天说过的话。
  玉天看着那白光,淡淡一笑,说道:“还记得进太迹城的时候,城主说的那句话吧。”
  楚文远问道:“哪一句?”
  玉天重复着卫舜的口气,说道:“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怎么出太迹城。”
  “你是说这道白光会指引着我们出太迹城?”一个人问道。
  玉天不屑地一笑,连看都不看那个人,便想着那道白光走去。
  虽然这些人现在依旧对玉天抱有很大的不满,但他们怎么说还是相信玉天的,玉天刚朝着那个方向迈出一步,这些人就跟了上去。
  玉天不觉得得意,只感觉这些人烦得很,他肩膀一抖,一对翅膀竟然从背后生出。
  驱风幻翼!
  那些人见了这对翅膀,尽皆大惊失色,就连楚文远和林冽都不淡定了。
  他们两个和玉天算是真的朋友,却对玉天这飞行御技一无所知。
  两个人一起打了个冷战,他们都因为玉天身上的未知感到害怕,天知道他身上还埋藏着多少秘密。
  玉天身上当然还有不少秘密,这些秘密或许是这些人永远不会知道、也不会理解的。
  他们只能知道,玉天瞬息之间就已经不见踪影。
  那道白色的光玉天以前见过的,就在进太迹城那一天,他们就是通过这同样的白光进入太迹城的。
  前面就是出口,玉天收住了自己的翅膀,改为步行。
  他落地的时候,一个熟悉而又婀娜的身影正走进白光,南宫若依。
  但玉天好像已经忘了这个人。
  但若是真的忘了,玉天又怎么会静静地站在远处,要等上一刻钟的的时间再出去。
  他还是不愿意再看见那个人了。
  出城的感受,与进城时无异,但玉天的人却完全不一样了。
  他简直就像是脱胎换骨。
  不一样的,还有他对这太迹城的情感。
  他来时,完全把它当做是蓝枫谷的翻版,可现在却不是这样。
  他热爱着蓝枫谷,却十分痛恨太迹城,这份痛恨不是来源于太迹城本身,而是因为太迹城里的人、的事。
  他现在才明白,只要一个地方有人,有超过两个以上的人,不管哪个地方之前多么美,它都会变的丑陋、不堪。
  玉天本来是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的,因为这里与外面的世界无异,待在这里反而会毁坏他对自然的热爱。
  于是他已经出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