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一百零八章 论帝骨,天生自带之物
  看着毅然站立在那的老者,楚霄觉得自己将要面临的就是一场苦战。
  老者的每个动作都很随意,不知为何便看上了楚霄这个人,似乎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里边。
  楚霄将灵气汇聚在帝脉之上,整个人利用灵气汇聚将伤处调养起来。
  “确定还要战吗?”
  老者转过身,看了看身后的楚霄不禁嘴角微挑。
  楚霄已然调节好了自己的身体,如果不战,那自己的存在还有何意义,心中如此想着,楚霄便突然开怀大笑。
  “为何不战,即使是败了,我也要知道败的过程是什么样的,方便日后想起来的时候,能够刻骨铭心。”说罢,快速的动用周身灵气,汇聚于掌心之上,“帝灵一击”随即而出。
  意外的是,见到这个招式的老者,竟然愣在了当场,他很是吃惊的望着楚霄,似乎要从楚霄的脸上看出什么。
  “帝灵一击”一击便中,而看者只是退后了一步,根本没有太大伤害,整个场面顿时变得异常安静。
  楚霄有些惊讶,一便是这简单的帝灵一击,老者居然没有躲避,二便是即使在没有作用,也不可能只是退后那一步,这让楚霄有些失望。
  “你师承何方?”老者意外的皱眉看向了楚霄,一脸的狐疑。
  楚霄有些微愣,他看着老者似是充满着渴望的眼神,有些不敢说话了。
  “前辈,晚辈是神玄天宗弟子,师尊云瑶真人!”楚霄不知老者何意,却是如实相告。
  老者听过之后,摇了摇头,“看来并不是!”
  随即,又是一扬手,楚霄又被扔出数米远,躺在了地上,口中鲜血直流。
  “你这帝灵攻击,从哪里学来的?”老者似乎对楚霄越来越感兴趣了,不停的追问着楚霄有关之事。
  楚霄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前辈你如此对我,我为何要告知与你?”
  谁料,刚刚说完此豪言壮语的楚霄,便被再一次的攻击,击出数米远。
  “太阴了!”楚霄心中所想,便想着继续爬起来。
  “说!”老者口气异常严肃,凌厉的眼神看过来,带着愤怒。
  楚霄爬起来,所谓的遇强则强,他看着老者异常想要知道的样子,相反的并不着急说了。
  老者见到楚霄不愿开口的模样,似乎有些急躁,再也不会摔一次问一次了,相反的,开始猛烈的攻击,楚霄便被摔了不下十次。
  浑身的关节似乎都酥了,楚霄趴在了地上,感受着周身的疼痛,咬紧牙关,一动不动。
  “这帝灵攻击,哪里学来的?”老者锲而不舍的再次追问,让楚霄有点震惊老者为何如此想要知道。
  “你想知道?”楚霄问到面前的老者,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虽然周身都是伤口,嘴角流着鲜血,但是仍旧是嘴角微挑,看着老者。
  “我却偏不说!”
  又是一阵痛摔,楚霄身体即使再康健,也抵不住这一下下的撞击。
  楚霄感觉着自己已经失去了意识,整个人躺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就像是一个濒死之人,在等待着最后的制裁。
  “这便结束了吗?”
  不知是谁在开口,异常熟悉的声音传进了耳朵里,让楚霄有一瞬间清醒。
  楚霄想回应这个人,这不是结束,奈何根本张不开嘴,在这个老者面前的楚霄,竟然出不了一招一式。
  “你不该如此便认输,起来,继续战斗才是你应该做的!”那个空旷的声音还在继续,楚霄努力的抬了抬眼,终究还是放弃了。
  整个世界仿佛已经安静了,所有人都已经消失在了自己的世界中,楚霄悬浮在了半空中,感受着身体在没有重力之下,上升的越来越快,似乎马上便要消失不见。
  突然一股很是清爽之力悄然进入了身体,楚霄感觉着周身的筋骨都在恢复,似乎再次淬体一般,楚霄猛然睁开双眼,却是正好看到了卫杰的那张俊脸。
  “哎嘿,醒了!”卫杰起身,指着楚霄的方向,众人惊诧的望了过来,尤其是那个已经担忧到不行的云梦兮,正满脸梨花带雨的看过来,见到楚霄苏醒,她快速的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楚霄。
  “我没事了!”楚霄拍着云梦兮的肩膀,很是心疼的安慰着。
  问天正站在老者的身前,很是气愤似乎在指责着什么,突见楚霄站起身,他异常惊讶的看过来,指着楚霄,“你没事了?”
  楚霄摇了摇头,“应该是没事了!”
  问天很是惊诧楚霄这什么体质,他特意上前,检查着楚霄的身体状况。
  “不用看了,他不会有事的!”老者依旧很是轻松的神色,看着面前的楚霄几人,很是随意的口气。
  “你怎么知道?”卫杰慢慢的走过去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一样,指着老者不再说话。
  问天心里也自然明白了,这个老家伙已经知道了楚霄哦体质,自然是舍得下了黑手,故而才有了眼前这一幕。
  “你们怎么进来的?”楚霄有点好奇几人是如何进来的,这样被幻境阻隔的房间,可是真的不容易被人发现的,故而楚霄开口问到了一旁的云梦兮。
  “应该是这位前辈故意放我们进来的吧!”这楚霄一醒,云梦兮的情绪也好了很多,再也不是那个进来便横剑直刺看者的那人了。
  老者轻咳了两声,他才不会那么好心的放两个对手进来,要不是刚才有点激动,也不会将楚霄一扔碰到了机关,整个结界消失,大门便自然而然的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问天与卫杰互相相视一笑,没有多说话,只是那老者还在眉头紧皱,看着楚霄,却是开口问到,“你的帝灵攻击哪里学的?”
  楚霄听了老者的话,显些背过气去,这老年人是真的受了刺激了,他实在不想回答,学着老者随意的开口道,!“我生来自带的!”一句话,也不是违背了帝骨的出现,又成功的隐藏了自己,一石二鸟的回答。
  “真的?”老这样有些吃惊。
  “自然是真的?”楚霄面露不屑,有些不耐烦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