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四十四章 赤炎吞天虎
  神拳门的四大护法挡住了众人,宛如四尊金色巨塔一般耸立着。
  这四个人的坐骑,清一色都是兽王高级的黄金胭脂兽,配合四个人身上的金色战甲,看起来是金光熠熠,富丽堂皇。
  比如这为首的欧金金,他头上戴着束发嵌宝黄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鎏金兽面银铠甲,束着金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金缎黑底小朝靴。
  整一个黄金战神的派头,这也难怪神拳门会被人说成五大派最富有的门派。
  富有的背后,便是有无双商会的支持。
  欧金金将目光落在了凌霜的身上,他说道:“大小姐,随我们回去吧,掌门一直在到处找你。”
  “我……我不要,我既然选择了出来,就是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到了神拳门又如何?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们将我当做一个菩萨一样的供奉,却不肯让我出去历练!”凌霜看了一眼伤重的陆子羽,她咬了咬牙说道,“而且……而且我还有不得不去完成的事情!我不能走!”
  欧金金是一个冷峻的中年人,他缓缓的看了过去,他说道:“这位应该就是陆子羽陆公子么?”
  陆子羽艰难的撑起了自己的身子,他咬了咬牙说道:“对,我是。”
  “麻烦陆公子也随我们走一遭,你拐带了我们大小姐离开,神拳门也是堂堂的名门正派,岂能容你亵渎?你已经挑战了我们神拳门的底线了。”欧金金说道,身上已经出现了淡淡的光晕,那是武宗级别的气息。
  而眼前的四个护法,每一个人都有武宗级别的实力。
  武者、学徒、武者、武士、武师、武尊、武宗、武皇、武帝、武圣、武神,整个天下,能有武皇修为的寥寥无几,而武帝更是屈指可数,至于武圣和武神,则是传说中的境界,所以他们四个人都具有武宗的实力,这威慑力就无需多言了。
  就连七长老秦寿升也皱起了眉头,他说道:“这地方是我极道仙宗的地界,你等神拳门的护法,也算是神拳门的门面了,这次四大护法全部出场,倒是让老夫受宠若惊,也让极道仙宗受宠若惊……我看四位既然来了,不如去我极道仙宗做客一番,喝杯茶聊聊闲天如何?”
  “多谢七长老的好意了,但我们现在是例行公事,乃是宋河宋掌门派我们出来,迎接小姐,然后抓这乱臣贼子回去问罪!”欧金金说道。
  旁边的欧派上前一步:“嘿嘿,这事情是我神拳门的事情,我劝七长老还是不要多管为好,不然极道仙宗和神拳门的同盟关系因此而出现裂痕,恐怕谁也担不起责任。”
  “陆子羽和凌霜现如今是我极道仙宗的弟子,既然是我派弟子,老夫为何不能管?维护自家弟子,乃是作为长老的分内之事。”七长老气定神闲,身下的双头鬼狼早已经伺机待动,两个头颅化作骷髅,燃烧着双色烈焰。
  看到了双头鬼狼,欧金金眉头一紧,颇为忌惮,毕竟自己等人骑着的都是黄金胭脂兽,真打起来,鹿死谁手也说不定,更何况这里是极道仙宗的地盘,打起来的话,他们理亏。
  凌霜握紧了缰绳,骑着骸骨战马撇过头去:“四位叔伯,我意已绝,还请四位叔伯回去转告我爹爹,说我短时间内不会离开。”
  “原来霜儿是神拳门的千金。”黎洛也一脸的震惊,他忽然有些后怕,若是之前自己真的做出傻事,让凌霜受伤的话,那他就是罪人了。
  林小月抓着陆子羽的肩膀,一脸警惕的看着众人,她咬着贝牙,心中紧张无比。
  欧西里直接上前说道:“多说无益,区区一个极道仙宗的外门弟子而已,直接抢了回去就是,怕什么!”
  “三弟不得鲁莽!”欧金金瞥了一眼欧西里,他双目出现了杀意,“七长老,在下敬你是极道仙宗的长老方才这么可惜,按照你说的,无论如何是不肯让我们带走大小姐了?”
  “没错!这小姑娘老夫很中意,坚韧不拔,没想到竟然是宋河的女儿,难怪!真可谓是虎父无犬女,果然如此……不过今次老夫话就放在这里,无论如何你们都带不走她,不管是凌霜也好,陆子羽也罢,他们都是我极道仙宗的一份子!”秦寿升捋须说道,光秃秃的脑袋反射着耀眼的太阳光,让人睁不开眼睛。
  “秦老哥,莫非就连鄙人的面子您都不肯给?”一个雄浑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随即而来的是遇到强悍无比的威压。
  众人看过去,顿时惊得无言以对,竟然是宋河出现了!
  宋河骑着一头赤炎吞天虎,赫然是一头灾祸下级的妖兽,品质和双头鬼狼不相上下,那赤炎吞天虎的身后还有两条翅膀,这是明晃晃的一头插翅虎!
  此外宋河也穿着一身宝器铠甲,流光溢彩,华丽非常。
  但见他头戴一顶金钢狮子盔,头盔后面留着一颗红缨。
  他身披一副金叶攒成铠甲,腰系一条金兽面束带,前后两面鎏金护心镜,上笼着一领花雕金纹团花袍,上面垂两条红绒缕领缎带,下穿一支金皮气跨靴。
  好一个金铲铲的美战神!
  陆子羽看到宋河却是心中一沉,他的思绪也是复杂万分,想当初是为了避嫌而不告而别,但没想到今次却在这里又遇到了宋河。
  这对曾经如同亲兄弟般的战斗伙伴,现如今却已经各分东西,立场不同了。
  宋河的出现,让七长老也警惕了起来:“哟呵,今天是什么日子啊,竟然连神拳门的掌门宋河也来了,难道说要过年了?不对啊,三个月前才刚过完年,今儿莫非是你等组团出来春游?”
  “秦长老,何必说那么多无用的呢,今天我正色为了俩个人而来。”宋河说道,嘴唇凉薄,语句冰冷。
  陆子羽苦涩一笑,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回应。
  那宋河直接朝着陆子羽看了过去:“子羽,我那么相信你,为何要将我女儿给骗走?”
  “我没骗。”陆子羽说道,他也没有多余的解释,因为在这个节骨眼上,解释就变成了掩饰,没任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