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一百四十二章:梦幻
  轩辕无痕曾未有过这样体悟,因此他才会如此痴迷,几乎忘记了一切,也忘记六识感知内那一丝丝轻微扰动。
  透过浓稠雾气,林志泽似乎看到一个全身都笼罩一个银灰色锦袍下老者,他半边发髻半百,只是面部胡须却还是浓密黑色。因此很难从他长相判断其年纪。他一脸严肃,就连林志泽蹲坐在他身侧数个时辰下,他竟然依旧面沉似水,几乎没有一丁点情绪波动。
  似乎对于他来说,这空间内,除了他自己,便没有任何人存在。
  这种心境如水,我自岿然如山境界,绝非林志泽这样修为可以体悟的。
  其实这也只是三清境界中,最基础的一层。
  但是对于眼下林志泽这样只有结丹圆满修为弟子来说,这一步还实在太过于遥远。
  因此林志泽等得有些心烦气躁,眉心微微渗透出冷汗。
  尤其是鼻孔外面,那细密汗珠几乎要化成唾液垂涎。
  林志泽还不敢去擦拭,因为他被特意叮嘱过,无论发生什么,他都必须保持这种坐姿不能移动分毫,不然便会前功尽弃。
  这一切可都是他花费数千仙币,从之前一个通过这第三层帅选的弟子嘴里掏出来的。
  由此可见,这不动如山坐姿,也正是这老道一种考验方式。
  林志泽苦苦咬牙支撑着,眼圈内,却不停被汗水浸透,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也就在林志泽意志力即将达到临界点,处于半昏迷状态时,那老者一项古井无波面孔,猛地抽动一下,接着一双锐利眸子便透过面前那一道纱帐射向林志泽。他仔仔细细端详了林志泽几眼,之后便收回眸光,以一种近乎冰冷语气说:“你还算有几分定力....只可惜修为太差,还是突破结丹期再来这里吧”。
  闻言林志泽差点气得背过气去,他好不容易才坚持到现在,老家伙一开口便要拖延。要知道这上三层考核,每隔三年才有一次机会,错过,那就意味着还要等待三年。
  “你...为何还不退出殿外?”发现林志泽并未遵从自己命令,老者目光有些阴冷盯着他。
  “启禀太上长老....我觉着这不公平”林志泽迟疑一下,才猛地从地面站立起来,目光和老者那双阴冷眸子对视。
  “不公平...你好大胆子,敢和太上长老谈公平”那老者身躯一抖,衣袍便汩汩而起,接着大片凌厉气劲直冲向林志泽。
  那可是道玄真气。
  每一道真气都拥有一个道玄结界,因此这对于一个只有结丹修为弟子来说,这无疑就是死罚。
  由此可见,这太上长老心中愤怒之火是多么强盛。
  也就在此时,林志泽也猛地向前冲过来,他再对着道玄真气面前,不仅不退,反而直接迎上。
  道玄如一个硕大灵性旋涡,将其身躯带起半空,眼见便要吞下那道玄力之眼。
  此时太上长老却眉心微微一颤,接着手掌微微扬起,顿时半空中那玄力旋涡便噶然而止。
  庞大玄力能量气旋便邹然停下,此时整个空间都仿佛陷入某种静止状态下。
  但林志泽和太上长老确是可以活动自如的。
  太上长老自蒲团上走下来,脚不沾地,脚面倾斜,一步步朝着半空走来。那姿态很是潇洒从容,看得让人不忍心中崇敬。只是这绝不包括林志泽,他那双充满血色眼眸中,满是倔强和倨傲。
  似乎他根本没有将对面这个掌握自己生死太上长老放在眼中。
  “为何你恐惧?难道你不畏惧死亡?”太上长老一双散发着智慧光彩眸子几乎是贴着林志泽脸颊逼问。
  “怕?.....难道你会因为我畏惧死亡,就轻易放过我吗?”林志泽也微微昂起头与之对视。
  “不....那样懦弱的人....我会直接将其杀死”太上长老也不避讳直言。
  “这就是的....既然怎么做都是死,老子又何必畏惧,只是你现在似乎想要杀我,很难”就在林志泽说出这句话时,他身形忽得化成一道乌光,狠狠缠住了太上长老。
  这就是他修自于蟒精一种先天灵术,原本只是用来逃命用的,眼下情急之下,他将其当做一种困锁,将太上长老整个人都卷起半空。
  “软体修术”就在太上长老被卷起半空那一瞬,他那张古井无波面颊,才第一次有了诧异表情。
  他狐疑扫视着那个宛如一条麻绳般自他全身骨骼以及肌肉见乱窜的小子,不有着微微厄首道:“难得难得,在眼下这样急功近利的世代,还有人去修炼这种远古世代流传下来软体之术,由此可见,你确实是一个可造之才”。
  原本林志泽以为,太上长老见到自己施展蟒蛇先天之术,会对自己痛下杀手。可是没想到,太上长老竟然夸奖了自己。
  这让他感觉颇有意外。
  随后,太上长老竟然身躯也自软化,仿佛自己缠住是一团液体,竟然不受力道,从他身躯内脱离出去。
  直到此时,林志泽才明白,人家之所以不反抗自己,原来自己的缠绕术,对其根本没有伤害。
  随着太上长老跨步走出,接着身躯便从那种水波形态恢复如常。他转回身,一双苍暮眼神迸射出夺目光彩。
  他盯着林志泽问:“你究竟是哪一个脉的弟子”。
  林志泽急忙回道:“我是灵韵殿的”。
  闻言太上长老又是一怔,狐疑盯着他问:“可是你修炼的东西,似乎并不是源自于灵韵一脉”。
  林志泽很坦然道:“我是自杂修转入内殿的”。
  太上长老这才满意点了点头道:“这就难怪了,你身上并没有那些内殿弟子身上傲慢之气,也比他们更加懂得自保之法,很多内殿弟子,或许是因为身份地位原因,竟然再经历生死一刻,还会在乎那些所谓身份地位,以至于他们往往会被敌人偷袭,嘴周死无葬身之地,而你身上恰好没有他们那些无用东西...”。
  此时太上长老说了很多话,其中很多话,似乎都充满背叛,离经叛道思想。
  这立刻让林志泽想起,来这里之前,执事探知过着太上长老一些事情。
  那其中有一段记载,那就是这位太上长老乃是一个曾经做过悖逆师门事情的狂人。
  要不是他最后通过三清教规恕罪之后,恐怕无法再入三清圣殿内修炼了。
  “弟子以为.....对阵之事,若不能全力投入,那么只能会被对手所利用,那样修道根本就是自悟”林志泽想通了这一点,便故意讨好他说。
  “小子....”谁知太上长老此时面色忽得阴沉起来,冷冷目光盯着林志泽说:“你可知,我是你师,而你只是一个弟子,以弟子身份逆师,乃是道门大罪也”。
  “弟子....弟子知错”林志泽也没想到太上长老性格如此喜怒无常,刚才还夸赞自己,转脸便如此仇视自己。
  人在屋檐下,林志泽也不能硬刚到底。
  太上长老冷漠目光盯着林志泽眼睛,许久之后才哀叹一声道:“若你早半年来此多好....那么我的玄清道境便有了传承者了,可惜你还是来晚了一步”。
  林志泽有些愕然,不明所以盯着太上长老。
  此时老者捋了捋胡须说:“三月前,我感应到三清道劫降至,因此我需要再月后闭关修炼,这一次,乃是九死一生天道劫,即便我现在收你入三清殿,你也只有一个月参修时间,你可如愿?”。
  闻听此言,林志泽有些黯然,不过他还是很果断回道:“我愿意....哪怕是只有一个月,弟子也愿意拜在太上长老门下”。
  太上长老满意点了点头道:“好....起来吧....我就收你入三清殿做记名弟子吧,若你之后想要改投其他殿,我不阻拦你”。
  “不,弟子决定便再这里修炼了”林志泽并未依从,反而朝着太上长老三拜九叩,正式拜入了三清殿。
  此时太上长老也似乎抛去以往严肃表情,恢复一副自然温和模样盯着林志泽问:“以你的修为,大可以选择其他内殿潜修,哪里或许更加有前途一些”。
  林志泽想都没想,便回道:“那些殿主要是修长生之道,而我想学的是战术”。
  闻言太上眉梢微微一挑,狐疑盯着他问:“你眼中如此多戾气,可是心中有怨恨?若是如此,为师不会传授你道玄战意的”。
  林志泽立刻摇头道:“我并不是为何仇怨来此,我是追逐一种强者姿态....因为我出身卑微,我不想被人欺辱”。
  或许是遭受了前世虎子记忆,使得林志泽再表演时,竟然真情流露,连这个观人无数的太上长老也被蒙蔽过去。
  太上长老再次微微厄首,心中暗吋,这小子和当年自己何其相似。自己当年就是因为出身低微,被无数宗门弟子耻笑,不然哪里会转修这种主战战意道。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若是不修战意道,他也不会拥有现在这种成就,被无数人尊为太上长老。
  面对着林志泽那张充满倔强小脸,太上长老越看越喜欢,以至于他竟然破例亲自授徒。
  以往他虽然答应收徒,可是真正传授功法的人,确实他的弟子代劳。
  可是眼下他实在不忍心让别人毁了这个修炼奇才,于是他便亲自传授其道玄战意。
  这是一种直接蜕变于道家三清境界一种纯道宗战气。
  若说在这青云道宗内,能够和剑圣修为一战的对手,除了这拥有道宗战气的太上长老,便没有任何人了。
  这也是林志泽将他锁定为目标原因。
  因为他要战胜林志泽,那么便必须修炼道宗战意,因为他是剑圣,想要再剑术超越他,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可是战意则不同,虽然它化身于剑道,可是却超越剑道,以一种独立战意存在。
  这也是为何太上长老,被青云宗称之战仙道人原因。虽然他没有剑圣那么出名,可是青云道宗内,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再数十年前,曾经和剑圣对战了数月,竟然只是以一道战意略败而已。
  这样强大对手,若不是早年他曾经叛逆过,也不至于落得寂寂无名之辈。
  因此再青云道宗内,弟子嫣然已经将其称之为战道剑宗。
  几乎和剑圣是同级存在。
  为了打败剑圣,拜入他的对手门下,修炼道宗战意,便是林志泽终极目的。
  望着青云峰上,那笔直如刀锋般身形,他嘴角流露出一丝轻微冷笑,那笑意再这茹血一般夕阳映衬下,显得那么扭曲,森冷。
  竹林下。
  轩辕无痕微微昂起头,凝望着那一排清晰娟秀小字,每一个字都历历在目,宛如昨日刚刚经历过事情一般。他痴迷伸出手指,自那些娟秀小字上面描画着,吟诵着:“晚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此时轩辕无痕仿佛是那腐儒蓝衣书生附体一般,不停念诵一首首情诗。接着便似乎有一幅幅活色生香画面展现于他的记忆中。
  那些画卷中女子已经模糊不清楚,可是那种记忆却深深烙印于他灵魂深处。
  当轩辕无痕失魂落魄站起身来时,竟然发现天色已经暗淡,一日竟然都消沉于这竹林内。
  轩辕无痕逐渐恢复了清醒,也逐渐看清这片翠竹林原貌。
  这里其实算不得美景,只是环境清幽雅致,尤其是远处那一条狭窄清泉水,加之下面那一座茅庐屋,确实显得比较出尘脱俗。只是这里显然很久没有人来过了,不然那竹屋院落内,不会长满了青草。
  还有几件简陋生活物品也都年代久远化为腐朽了。
  看到这一幕,轩辕无痕也不仅心中感慨万千。他知道这里或许就是那蓝衣公子和那画中仙子定情之所。
  只是物是人非,沧海桑田,一切都被时间掩埋了。
  正如他现在也化成自己意识中一点点回忆而已。
  或许这就是一个梦....一个永远无法苏醒梦。
  轩辕无痕微微抬起脚,迈步走出竹林,从这一刻起,他似乎埋葬一些东西,也重新获得一些东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