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一百三十三章:两件事
  傍晚五时,姜晨和罗恩回到了家里。不过还未等姜晨坐下就又被迪莉娅悄悄叫了出去,他们来到了圣殿骑士团的建筑楼。姜晨在第五层的一间屋子里见到了等待多时的伯利克,以及他身旁的黑袍人克里斯。
  对于伯利克的到来,姜晨并不感到惊讶,他随意地打了个招呼,然后坐在一张高背椅上。
  “我猜……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吧。”他说。
  “当然,别人也根本不值得我再来一趟。”伯利克放下手中酒杯,用手指了指身旁的黑袍人,继续说道:“这位是克里斯先生,是宫廷大祭司。”
  听到伯利克的介绍,姜晨顺势将目光转移到黑袍人的身上,同时象征性地点了点头。说实话,他对于宫廷大祭司这个称呼完全不了解,不过这个头街听起来似乎拥有着很高的地位,但这对他来说倒也不算什么。
  黑袍人同样也没有吭声。这个家伙微微抬起脑袋,用手放下宽厚的兜帽。露出灰褐色的长卷发,以及一张满是皱纹的国字长脸。他的眼睛是罕见的异色。左眼睛是浅绿,右眼睛是深褐。看起来相当怪异。
  不过让姜晨更感到好奇的是,这个拥有高等地位并且长相奇特的男子,他的实力却并不算高,根据姜晨的探查,对方只有六阶的水平,这样的实力即便是在哈德亚这种小王国也算是很普通了。但是伯利克似乎对他充满了尊敬。
  稍作打量,姜晨开口道:“那么说说吧,你们来找我是什么事,关于贝恩城吗?”
  伯利克点了点头:“嗯,算是吧。”
  “那可真是件麻烦事儿。”
  “谁说不是呢。”伯利克清了清嗓子,“准确的说,我其实是有两件事情,贝恩城的事情先放一放,我带来了国王陛下的口令……”
  “是什么要求和命令吗?”姜晨抬起头,“通常来说,我是个喜欢安静待着的人,所以别指望我会答应,而且我想我也有拒绝的权利。”
  “当然,你当然可以拒绝。”伯利克认真地说,“而且这也并不是什么命令,我想国王陛下还没有糊涂到认为自己可以命令像你这样的强者,事实上,这份口令对于王国内的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天大的幸运,不过对你有没有吸引力,我就不敢保证了。”
  “那就说说吧,是什么?”
  “年迈的国王陛下希望你能迎娶他的女儿。”伯利克微笑着说,“任何一位公主都可以。说实话,国王陛下年轻的时候可是有着玫瑰王子的称号,所以那些公主也都各个长得漂亮极了,我保证,娶一个作为妻子绝对划得来。”
  想了想,伯利克又补充道:“还有……国王陛下亲口说过,如果你觉着这样还是不能令自己满意的话,那么你可以多娶几位公主,至于具体的数量倒是没有明说,想来他在这件事情上应该算得上是一位仁慈的君主。”
  说到最后,伯利克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姜晨没有立刻回话,那双细长的眉毛拧在了一起。他还真没想过竟然会是这种要求。看来那位老国王为了想要留住自己真是下了血本了,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能够当做交易的砝码。不过这也是各个国家公主的通病吧,她们的命运生来就是王室的交易品。
  真是可怜呐。姜晨在心中嘀咕一句,随即又说道:“多少都可以?”
  “多少都可以!”伯利克回答。
  “说得我都心动了。”
  “没有人会不心动,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拒绝。”伯利克挑了挑眉梢,意有所指地继续说道:“老国王陛下共有五个儿子,其中两个在幼年的时候就病死了,剩下三个中的一个离开了王宫,据说去当诗人了,最后的那两个也都不成器,如果你取来公主,那么未来的国王……”
  说到这儿,伯利克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不过姜晨却也明白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说实话,他对于当国王并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如果能够拥有自己的国土领地,那么对于有些事情就很方便了。比如他未来要研究的龙血战士。
  短暂的想了想,姜晨没有急于给出答案。而伯利克也并没有着急。
  就这样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或许是觉得等待的时间有些长了,伯利克终于忍不住又开口了。
  “姜晨少爷多考虑考虑吧,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他说,“那么就先让我们谈谈另一件事情吧,关于贝恩城的事情。我想你应该对这件事很清楚,毕竟你可是亲眼目睹了那里发生的一切。”
  “是啊,我观看了整个过程。”姜晨耸了耸肩,“虽然没有必要,但我还是为自己辩解一句吧,并不是我不想出手,而是我根本就不是那个家伙的对手,所以我没办法阻止。”
  “我想也是这样。”伯利克不在意地说,“现在的事情有些麻烦了,我们先前将贝恩城的事情上报给了光辉帝国,然后光辉帝国的帝君又将这件事情传告给了其它帝国,最后这些国家的使者前来调查,他们从那些幸存者的口中发现了你的行踪。这可真是大麻烦,国王陛下为了此事头疼了很久。要我说,你当初就应该什么都不管,独自离开就好了。反正一座城市的人都死光了,多死那几个也没什么。”
  “如果重来一次,我肯定这么做。”姜晨应了一句,神情并没有惊讶和慌张。这些事情他也有所预料了。如果那些帝国的高层来调查,他的行踪必然是会暴露的。重点是对方知不知道自己的具体情况。
  “那么你们都告诉了他们什么?”
  “什么都没说。”伯利克道,“至少现在是这样,但以后我可不敢保证了,当然,我依然什么都不会说。可是老国王陛下那里就不肯定了。他必须要为这个国家考虑,如果你不能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他可不会为了不相干的人而承受压力和风险。说实话,我也算是了解那位老家伙啦,他可不是个爱管闲事的好心人。”
  fpzw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