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417 各自安好
  她的绣工没她娘亲那么好,便是有人愿意收手帕也会压价,赚不了多少。
  阮小满却是觉得她绣工还不错,或许靠着绣工也能养活自己和家人,有点意外她选择了学接生。
  方二丫送的是两条细小的腊肉和还有芹菜、莲子、红豆、红枣和桂圆这些,量不多,只是意思一下而已。
  两人行了拜师礼,阮小满喝了茶,她们便可以唤她一声师傅。
  阮小满给她们每人一份小册子,是她重新整理出来的,更加适合做教具的资料和案例。
  方二丫和徐巧娘看着小册子都很激动,这里面的东西可不仅仅是和接生有关的了,从怀孕到生孩子还有孩子该怎么样护理和与女子有关的事项都有涉及,她们何其幸运,能够当师傅的首席大弟子。
  “这小册子是给你们的,希望你们不要随意外传,我并不反对里面的东西让更多人知道,但是我害怕有人一知半解,以讹传讹,那样子反而会害人不浅。”阮小满叮嘱道。
  当初齐元妙她也是这般叮嘱,但是她对齐元妙还是比较放心的,且她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已经问过她了。
  “是,师傅。”方二丫和徐巧娘异口同声地说道。
  阮小满第一堂课便是带她们去认识一下相关的草药。
  “这个小院子我种了好些草药,都是对女子有好处的草药,你们看看有哪些是你们认识的。”阮小满领着两人离开了课堂,指着墙边花坛里的那些野花野草对两人说道。
  这也是她当初为什么要选这里作为教学之地的缘故。
  “这个是艾草。”方二丫指着一棵艾草兴奋地说。
  “嗯,艾草味苦、辛、温,入脾、肝、肾,理气血、散寒止痛、温经、止血、安胎,对心腹冷痛、泄泻转筋、久痢、吐衄、下血、月经不调、崩漏、带下、胎动不安、痈疡、疥癣等都有良效……”阮小满趁机说起了艾草的一些功效和作用。
  方二丫红了脸,她只知道这是艾草,却是不知道艾草原来有这么多的用处,亏她还以为这很值得骄傲。
  徐巧娘也指出另外一棵草药,“这是益母草,我在书上看到过的,不知道有没有认错。”
  “这确实是益母草,益母草味辛、苦、性微进,归肝经、肾经、心包经,活血调经、利尿消肿、清热解毒,主治月经不调、经闭、胎漏难产、胞衣不上、产后血晕、瘀血腹痛……”阮小满又是讲解了一番益母草的功效和作用。
  方二丫和徐巧娘都仔细听着,跟着阮小满逐一认识了院子里的草药。
  “这些草药就交给你们打理了,也不需要好生照料,但你们需要熟知它们的药理和生长规律。”阮小满很认真地看着她们两人。
  徐巧娘认识字,便让她教方二丫,方二丫认识的字太少了,她们第一天的任务便是熟记脉象口诀。
  徐巧娘还有些信心,但方二丫却是没那个自信。
  “不要去想你们行不行,你们应该知道自己的长处和短处,若是不自信就更加应该全力而赴,而不是在这儿胡思乱想。”阮小满很严肃地说。
  “是,师傅。”方二丫和徐巧娘异口同声地应道。
  傍晚的时候阮三娘子来找阮小满,说是阮小吉愿意嫁给李冬生,这日子都已经定下来了。
  但是因为他们都是再次嫁娶,且阮小吉又是阮小纪的妹妹,李冬生的意思是身边亲人聚一块吃顿饭便算了。
  “妹妹她能同意?”阮小满有点惊讶地问阮三娘子。
  “她赶着嫁过去,我能怎么办?”阮三娘子愁眉苦脸的。
  这聘礼什么的说是都交到阮小吉手里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至于那个妾,或者连妾都算不上的女人说是被赶了出去,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一回阮三娘子依旧被阮小吉气得要死,她的眼光可不怎么好,阮三娘子依旧对李冬生抱有怀疑的态度。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但她现在这心情让她有点怀疑这李冬生到底是不是阮小吉的良配。
  “娘,别愁了,小吉又不是小孩子了,她爱怎么样折腾随她,她又不听我们的劝。”阮小满只好安慰阮三娘子。
  每次劝她却是被她的歪理气个半死,阮小满都懒得和她说那么多了。
  “我才不管她,都嫁第二回的人了,这一回若是有什么问题,她别回来找我,反正她这算是自立门户了。
  哼,本就不该从家里面出嫁的,这不是让小纪被人说笑话吗,算他们识相。”阮三娘子气恼地说道。
  阮小满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如今阮小纪回来,她们在她们娘亲眼里都得给阮小纪让位了。
  那些话不能在阮小吉面前说,阮三娘子便拉着阮小满在她面前说个不停,吃完了晚饭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阮小满送走了阮三娘子,突然觉得相见不如怀念,其实她并不想在一个亲人那听到另外一个亲人的坏话。
  虽然她也不大想知道阮小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消息便当她们这是各自安好,这是她自己的人生,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这是她自己一个人要走下去的路。
  很多事情她作为一个旁观者往往是有心无力,她讨厌这种感觉,阮小满叹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心情才回房间陪陪儿子。
  阮小吉的那顿喜宴安排在初十那天,这日子定的有点急,结果一问说是有喜了。
  这话是从阮三娘子嘴里说出来的,阮三娘子去看阮小吉,结果被她撞见她有孕期反应,这才瞒不住了。
  阮三娘子又被气得差点病倒了,在家里面躺了两三天才缓过神来。
  阮小满放了方二丫和徐巧娘一天假,去守阮三娘子一天,耳朵都被听得起茧子了。
  木已成舟,她们这些旁观者又能怎么样,阮小满始终对李冬生没有什么好感,奈何阮小吉是认定了他这人。
  初十那天阮小纪有公务在身,去了一趟青阳,而阮小满则是领着徐巧娘去给朱翘接生了,去喝阮小吉和李冬生的喜酒的就阮三娘子一人。
  阮小吉怎么想的她不知道,倒是朱翘得知这事有些不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