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两百二十三章 社会性死亡
  刚才的是……梦?
  意识坠入黑暗深渊后,陡然自一张柔软的大(chuáng)上起来的星辉,感受着脑内微微传来的刺痛感与迷糊感,有些疑惑的皱起了双眉。
  幽蓝……火焰……还有那一双漂亮的双眸……
  怎么想也想不通那些是什么,最终只能将其归结为是一场梦的星辉,不(jìn)舒了一口气,抬眸朝着周围环顾过去。
  好空旷的一个房间,长条状的地板与排放整齐、处处透露着高雅之意的家具整合在一起,使得这本就豪华的房间显得更加豪华上档次了,星辉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切,最终拼命的晃了一下脑袋,朝着周围再度瞪去一眼!
  好吧,是我没看错,我现在就是躺在一所宽广大气的高雅大房里,就是靠在(shēn)后的这个枕头,都好像因为它的典雅奢华闪闪发光,实在是有够让人不适的……
  “说起来,(shēn)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啊,是有人给我治疗了吗?”星辉摸摸自己的(xiōng)口,有些诧异的低喃了起来。
  原先那巨大的、森然的血口,竟是完全消失不见了!左肩处与大腿处也没有再传来丝毫的痛感了,这实在是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再打开手机看看时间,距离那场大战,只过了一个晚上而已,也就是说,这一个晚上我的伤口就好了吗?
  那么大的三个血口……看样子蓝薇对我使用了高级的治愈剂呢。
  星辉挠挠脸腮,一边伸着懒腰,一边甩开(shēn)上的被褥,从软(chuáng)上挪了下来。
  一种凉凉的自由感,也在这之后占据了星辉的整个(shēn)体,从下至上,宛若风儿一般吹起芳草……
  星辉不由得低头朝下看去,在看到自己(luǒ)露的(shēn)体的时候,他先是一脸呆滞的木然了几秒,随后一把捂住胯部,腾的一下就是再度蹦上软(chuáng),惊恐的缩入了被褥之中,只露出一个脑袋还在看着天花板愣愣发呆。
  怎么回事?我衣服呢?
  星辉转动眼珠,目光从绒毯沙发上一一扫过,找寻着自己昨天披着的那一(tào)衣服。
  拜托了,就是内裤也好啊!只要可以遮住关键部位,我别的也不奢求了!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就在星辉仓皇的四处寻找着自己的衣物的时候,(shēn)侧突然传来的衣物摩擦声,一瞬绷紧了星辉的所有神经,让他脸色僵硬的咽下了一口唾沫。
  嘎吱……嘎吱……
  就像是在脖子上装了发条一样,星辉在扭动脖子的时候,都显得那么艰难。
  他看着自己(shēn)旁鼓起来的那一块被褥,缓缓伸手朝上摸去。
  不会错的,这个触感……在我(shēn)旁还躺着一个人!
  突然得来的惊人事实让星辉的画风一瞬变得硬派起来,他远转起自己的所有脑细胞,开始了坐火箭一般的跳跃分析。
  昨晚我是倒在蓝薇怀里没错的吧?她馋我的(shēn)子也是没错的吧?在我们之中,只拥有高级治愈剂的人只有她也是没错的吧?
  啊……我的第一次……
  啊……我的(shēn)体都不干净了,虽然被蓝薇这样的美少女趁机弄上了(chuáng)并不亏,但是啊……但是啊!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是我来主动比较好啊!
  孩子呢?安全措施她做了吗?要是不小心弄出了孩子怎么办?那我岂不是要当爸爸了?
  这样的话……(nǎi)粉、衣服、教育费……不不不,在这些之前还是先给孩子像个名字吧?
  随着我姓吗?嗯,一般而言确实是随着父亲姓的吧,但她是皇室的公主吧?万一她想要让孩子随她姓呢?
  啊啊啊啊啊!问题好多啊!这家伙(shēn)为一国的公主,怎么能趁人之危做出这种事(qíng)呢!太不知廉耻了!
  “嗯……”
  就在星辉疯狂挠着头皮,焦躁万分的时候,被褥里突然传来的轻盈声一下打断了星辉的所有思绪,他看着那一块蠕动的越发剧烈的被褥,瞬间转过了(shēn)子侧躺下来,撑住自己的脸颊摆出了一副极度严肃的样子。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和她打个招呼吧,什么话都不说的话,会显得很尴尬的。
  “早上好,昨晚……”
  星辉话至一半,便是突然止住了声息,像是被人塞了一坨屎似的黑下了脸色,看着那一张陡然自被褥中钻出的脸。
  “昨晚?昨晚怎么了?”
  零伊还有些困倦,因此他在向着星辉询问这句话的时候,都还是眯着双眼的。
  与之相对……星辉的眼睛就可以用大如铜铃来形容了,他感觉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恶寒攻击,肚子里的胃酸都是止不住的快速翻滚了起来。
  两人在相视无语了几秒之后,星辉率先发难,掐着零伊的脖子就是对他质问起来:“怎么是你个狗东西躺在老子(shēn)边,蓝薇呢?蓝薇上哪儿去了?”
  “你说那个第二公主?她怎么可能和你睡在一张(chuáng)上!”零伊因为星辉的突然袭击,整个人都是清醒了过来,讥笑着看着星辉。
  “那你怎么在这张(chuáng)上?”星辉咆哮道。
  零伊万分不爽的一抽眉头,一脚蹬开星辉的(shēn)子,就是和他扭打了起来:“老子辛辛苦苦照顾了你一晚上,最后犯困了上来睡一会儿怎么了?”
  “你照顾的?不是蓝薇照顾的吗?”
  “你想(pì)吃呢?给你涂药要脱光你的衣服,蓝薇怎么可能照顾你?”
  “啥?是你涂的!?”
  “废话!就我一个男的,不是我来涂谁来涂啊!你还幻想着有什么好事儿发生吗?”
  “你!”
  一下被零伊戳到了痛处的星辉心(qíng)变得更为羞怒了下来,也不再与零伊继续废话些什么了,掐着他的脖子就是和他扭打在了地上。
  零伊也不甘示弱,手脚并用的与星辉打得格外激烈。
  十几分钟后……
  浑(shēn)**的星辉与零伊无力的摊倒在了地上,两人的小朋友式打斗以平局宣告终止。
  咚咚!
  门外轻轻的敲门声也在这时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清甜的女仆声:“星辉先生,您醒了吗?您的衣物我已经帮您洗好了,若是方便的话我就进来喽!”
  啥?!
  星辉猛然从地毯上坐起了(shēn)子,看了自己光着的下半(shēn)一眼后,脸色一瞬变得惶恐下来。
  开什么玩笑!要是现在让你进来的话,我不就什么都被看光了吗?
  被子!赶紧拿被子遮挡一下!
  星辉瞥了一眼后方的(chuáng)铺,急速起(shēn),狼狈的朝着那里奔跑过去。
  可惜的是,他在先前与零伊的打斗过程中,已经与(chuáng)铺离得太远了……
  打开了一丝门缝,快要走进这所房间的女仆,真是让星辉倍感压力,这样的话,根本就来不及啊!得找附近的别的一些东西遮挡一下。
  “星辉!”
  关键时刻,星辉的挚友零伊出手了,他甩过一边随手取来的小马玩偶,将其扔到了星辉手上。
  星辉脸上因此划过了一丝喜意,仓促之中急忙伸出双手抓住小马玩偶的尾部,将其挡在了自己胯前,一脸舒坦且轻松的呼出了一口气。
  只要关键部位不暴露,他什么都可以接受!
  然而,抱着小马玩偶,还将尾部挡在自己胯前……这个画面实在是太过难以形容了一点……
  在这之后迅速认识到自己错误的零伊,一脸尴尬窘迫的转过了脸去,不愿再看星辉一眼。
  至于女仆……一进来就目睹了这尴尬场景的她,整个人也是因此变得尴尬羞臊下来!
  她像是只熟透了的苹果一样迅速红起了脸,手中捧着的衣物也是因为(shēn)躯的颤抖掉落至地,仓皇无措的颤起了唇瓣。
  “那个……打扰了!”
  “咚”的一声,年轻的女仆直接羞红着脸钻出了这间房间,留下一脸疑惑的星辉还站在原地愣愣发呆。
  “现在的女仆都这么害羞的吗?又没看到关键部位,她羞什么?”
  “不……那个,不是这个问题啊。”零伊扶着额头一指侧边的镜子,对着星辉呢喃道。
  星辉转过目光看着镜中的自己,目光逐渐被挡在自己下半(shēn)前的小马玩偶吸引住了。
  这个玩偶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最起码四肢是可以贴在地面上的,再配合小马玩偶那微笑的表(qíng),这羞耻感……真是说不出的爆棚!
  气氛也在那一刻,变得异常沉默下来……
  这算什么?这样不就显得我是个饥渴到连玩偶都不肯放过的人吗?
  星辉满面忧愁的抬起了头,神(qíng)突然像是不断闪烁的过马灯一样快速变化了起来,无精打采、郁郁寡欢、怅然若失、局促不安……这些一一自其脸上划过,最终定格在了羞怒上面。
  “零伊,你看我被人误会成这样,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急速挪步到零伊(shēn)后,星辉一把掐住他的肩膀,如是幽灵一般在其(shēn)后喃喃低问道。
  零伊的(shēn)体瞬间一抖,随后故作深沉的低咳一声,嘟囔道:“抱歉……嗤!”
  “你还有脸笑?你怎么还有脸笑的!我那么信任你,你就这么搞我?”
  “放手!我也没办法啊!手头边只有这玩意儿!我也很无奈啊!”
  死命抵抗着星辉的零伊面色恼怒的吼道,吼完之后又是不自(jìn)的回忆起先前的那个场景,不由得“噗嗤”一下,再度绷笑出声来。
  星辉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铁青(yīn)厉了,整条双臂上的青筋因为心中的愤怒暴突的十分狰狞,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和零伊再度扭打了起来。
  这小子,太欠了!
  支持(狂沙文学网)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