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电脑访问可以适应←和→进行翻页!
第四十三章 进入群山
  萧伊听了一叶的话,不禁皱起了眉头。
  看着萧伊投来的怪异的目光,一叶连忙解释道,“萧姐姐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其他意思。”
  有女子因为被看光了身子就要杀了对方,而今天萧伊却主动在一叶面前脱光了衣服,一叶这话听起来仿佛就是在暗示萧伊不洁身自好一般。
  一叶自己知道并没有这样的意思,但是看着萧伊的眼神就知道她产生了误会,于是马上想要陈清。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萧伊基本了解一叶的为人,只是稍微思考了一下就知道一叶并没有其他的暗示。
  “对于绝大数女子而言,自身的名节看的比生命更重要。如是换了我,我就算不杀了你,也不会让你好过,至少要阉了你。”
  一叶听了萧伊的回答,不禁觉得胯下一凉,赶紧收拢了腿。
  萧伊见一叶依旧很疑惑,又是解释道,“但在有些时候,名节又会变得一文不值,就比如现在的我。除了守护归一宗,其他的一切对于我而言都不值一提。”萧伊不在乎一叶如何看待自己,坦然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而一叶此时自然不会认为萧伊是一个水性杨花之辈,一叶知道萧伊并不是不注重自己的名节,只是她可以为了归一宗,为了身后的百姓付出自己的一切。
  “那就没有其他什么办法了吗?那人一直想要杀我,而我却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够轻易杀她,这样下去迟早是要出事的。”一叶想到何淑禅就伤神,要是她好对付也就罢了,但偏偏还具有很强的实力。“我还不如死在这兽潮中算了,”一叶不禁叹气道。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在一叶无可奈何之际,萧伊又给了一叶希望。
  一叶闻言立刻来了精神,“什么办法,该不会是让她把我杀了吧。”
  “当然不是,”萧伊自然是不会出这样的蠢注意,“其实只要你能够与她结为道侣,所谓的名节问题就完全不存在了,毕竟被自己的道侣看光身子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萧伊说出了一个看似可行的办法。
  萧伊也是很乐意能够帮助到一叶,虽然不见得能够有机会用到,毕竟还不知道他们能否在兽潮中活下来。
  “行不通的的...”虽然萧伊的办法听来不错,但一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先不论何淑禅的想法,就连一叶都不可能在现在这种时候去考虑家事,因为一叶自己还有许多目的没有达成,他不想在此之前再生过多无用的羁绊。
  再而言之,那何淑禅恐怕已经对一叶恨之入骨,想让她同意与一叶结为道侣,无异于痴人说梦。
  “那就真的没办法了。”萧伊见一叶否决了自己的注意,也是表示无可奈何。
  “哎,走一步看一步吧,”一叶也没有过多地去纠结此事,眼下要做的还是尽量想办法抵抗住下一次兽潮。
  一叶见此事萧伊的情绪好了不少,便是说道,“下一次的兽潮以你我二人之力很难抵御,身后的百姓又不可能转移,因此现在我们只能想办法阻止兽潮的发生。”
  “阻止?怎样才能阻止?”萧伊很疑惑,“你不会想去掩盖异宝的气息吧。”
  “没错。”萧伊很聪明,迅速便猜到了一叶的想法。
  归一宗此处兽潮的发生,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缺少了朝廷军队的镇压,但更大的原因还是山中的异宝所至。从这几天的观察来看,那件异宝似乎天生就对凶兽具有很强的威慑,每过三日散发出的金光便会使得群山中所有的凶兽躁动不安,进而就形成了无穷无尽的兽潮。
  “这样是不可能的。”萧伊很快否决了一叶的想法,“若是等到兽潮发生,我们根本没有多于的力量去接近那件异宝。”
  “这我清楚,所以我打算天亮就进入群山,若是没有成功就争取在兽潮来临之时赶回来。”一叶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毕竟这样下去就是在坐以待毙。
  一叶虽然已经决定继续帮助萧伊,但这不代表他会选择等死。
  “若是凶兽不侵朝而出,普通的修士根本没有办法进入群山。”萧伊还是认为一叶略欠考虑。
  “你觉得我是普通人吗?还是怕我成功了回来要了你的身子,你莫非想反悔不成。”一叶故作调侃道。
  其实一叶早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只是觉得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尝试。前些时日一叶一直在等待着,希望有人能够取走山中的那件异宝。但是日至今日却是不能再等下去了,因为一叶他们已经没有机会再赢得下一个三天了。
  萧伊没有生气却也没有说话,只是陷入了沉思。萧伊也知道一叶说的没错,若是不去尝试,他们也必定会失败。
  “我似乎去不了。”萧伊先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若无人镇守在此,即便只有一只凶兽趁机进入了后方的城镇,身无寸铁的百姓也会因此死伤无数。
  “你连我肉身都受不住,去了也没用。”一叶确实是不想让萧伊去,但却不是因为萧伊的实力不行,反而若是萧伊在一旁会给一叶提供很大的帮助。
  而一叶不想让萧伊前往,首先是因为归一宗确实是时刻少不了人,二来是因为此行一叶并没有多少把握,他不想让萧伊平白冒此风险。
  “嗯,”萧伊知道一叶的想法,但此时却是没有勇气再多说一个字。
  于是二人之间又进入了习惯性的沉默,直到世界有了第一丝的光亮。
  见时辰已到,一叶便起身准备出发,此时他并没有打算与萧伊道别。
  萧伊见状也站起身,并没有再出言劝阻,只是尽量以冰冷的语气说道,“不成功的话你就不用回来了,我归一宗不欢迎一个失败者。”
  这话虽然听起来不近人情,但一叶知道萧伊只是不想让自己回来面对兽潮。此时萧伊仍旧不愿意看到一叶为了不相关的一切付出生命。
  “就冲你这句话,我一定会成功回来好好教训你。”一叶故作自信地注视着萧伊,其实只是想将萧伊的模样记在心里。
  见萧伊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叶却是不想把现在变成生离死别的时刻,于是便不再多言,立刻抓紧时间向群山中飞驰而去。
  看着一叶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后,萧伊这才抬起衣袖轻轻擦拭掉眼角的泪水。除了自己父亲战死的那一天,萧伊一生便从未哭过,所以她并不习惯在他人面前流下眼泪......
为您推荐